bang~~(◍ ´꒳` ◍)

咸鱼画手有时脑残码文……呐……日常失踪……

【杰佣】夜枭(二)

▲ooc注意
▲裘前路过注意
▲黄衣库特菲欧娜都暂未出场注意
▲园丁爸爸!求你拆个椅子!!!没看见我连小奈布都不牵了光盯你了啊喂qaq我杰克修椅子那个任务这辈子怕是都做不完了……

“前辈,你和那个监管者很熟吗?”“监管者?”
狩猎者。
威廉拉着他走的很快,尽管是尽量避开雨区但还是有几点雨淋湿了衣角,手提的行李被对方拿着,奈布能感觉到男孩的关心,但不是那种会让他不适应的过分热情“那是什么。”“啊!就是庄园主信中说的我们的‘对立方’。”威廉抓抓头发(因为破损的头盔被他‘丢’——更确切的说是扔掉——的原因现在早就湿透)“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疯子。”“疯子?”这是第二次听见这个词汇,佣兵看了一眼手中黑色的伞面“那我呢。”“哎?前辈当然和我们一样是求生者啊。”“……”
说简单点就是猎物。
“唉唉唉?前辈你去哪儿??”“监管者宿舍在哪里?”佣兵回头面无表情“我能不能转到监管者那里去。”
任人宰割的猎物?呵。
倒不如当一个嗜血屠杀的猎人。
威廉:……
一个前辈刚来现在就想去隔壁怎么办?!在线等,急!!!
————————
耳边再一次响起风声,绅士微微将礼帽上抬几分,红瞳中带上几分调叙。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切,可我还是来了,伪绅士。”红发的小丑猛地一顿,将火箭停下,几抹被水溶解的油彩从面具后滑落,小丑面具被随意的扯下,好好一张脸被溶解的油彩弄花,更别说裘克那一副仿佛吃进苍蝇的表情“话说你还来的挺早……啧,老伙计,刚刚看没看见一个铁头娃?叫威廉·艾利斯,那个傻x,连伞都没拿!”杰克这才发现小丑的手中除了火箭筒还拿着一把伞;裘克一脸嘲讽(看着裘克的一脸油彩杰克内心复杂,鬼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满脑子腱子肉的铁头娃!”
杰克:……
大兄弟你还是那个和我一边聊天一边分/尸的微笑假面裘克吗?!
而且为什么会有一种吃完满满一碗狗粮的感觉???
我可能认识了一个假裘克。
更重要的是你根本就不是来找我的!!连顺便都不是!
杰克脸黑了几分。
不,我是绅士不能生气……
“哦,刚把一位有趣小先生接走呢~还有,裘克,能不能把你脸挪开,你的妆花了更吓人。”“……伪绅士你还是去死吧!”优雅侧身躲过小丑榔过来的火箭,杰克翻翻眼皮,似是想到什么,嘴角的微笑忽的扩大几分“嘿,裘克,这个游戏好像确实有点意思。”“怎么?”抹掉一半脸上被雨淋花的厚重油彩,露出后面那张略显苍白脸的一半,火红的发即使被打湿却依旧像它的主人一样桀骜的一卷卷卷翘着,与杰克完全不同的眼睛带上一丝嘲讽,裘克开口“这么快就又看上了喜欢的‘猎物’?”“又?嘿……清醒点裘克,那些女士只是一群扑火的飞蛾,一个又一个的前赴后继将生命流逝在我指尖的灯火之下……”“……闭嘴说人话。”“从开始到现在也只有那个小先生算的上是个有趣的猎物。”“哈?!今天新来的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求生者吗?得了吧,反正只要你这家伙别跟我抢爱丽丝就行。”“你的猎物?那我自然不会乱动。”“哈哈!伪绅士你就说吧!”故作夸张的尖声一笑,裘克用右手将扔在地上的火箭筒拾起“现在走吗,那群疯子可是正期待又有什么样的家伙来参加这场狂欢。”“走吧。”狂欢?杰克笑笑,将抬高的帽檐又压低几分。
若是怎么说……那还真是一场让人期待的狂欢游戏啊。
那又会在什么时候再次遇见呢?
小先生?
雨滴一滴一滴的砸落像是铺着黑天鹅绒地毯般的地上。
雨大了。
————————
所以最后来到的还是求生者宿舍“前辈你房间在我旁边,有问题的话找我就是!”从地板上拾起装着钥匙的信封奈布抬起头“嗯。”其实说是去对面也不过是说说,威廉很好相处,骤然成为对立方的话即使是他怕也会有一丝不适更不用说他提起的那个名字——
“可是……玛尔塔小姐说她很希望见到前辈……”“玛尔塔?”
玛尔塔·贝坦菲尔。
脑海中闪过那位在自己未退役之时官级还算高,愿意照顾新兵,后来站在高台上不甘的看着一架架飞机飞走默默咬牙,倔强的,带给人奢侈‘温暖’的女士。
听说之后那位善解人意的女士还和上级吵过一架,但是这就也不关他的事,那时的他早就成为了雇佣兵。
所以没来得及把那个上司揍一顿。
也更是没想到他退出军伍这么久,她居然还记得他这个当初莽莽撞撞的新兵啊。
“以后不用叫我前辈的,”轻轻冲威廉点点头,雇佣兵试图牵牵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我和你也差不多大,叫我奈布就好,”
被牵扯到的嘴角,有些疼。
男人友谊的建立总是那么奇怪。
“以后请多指教了,威廉。”威廉是可以将后背交给的人,佣兵意识到了这一点。
遵从自己的预感,这是奈布一直做的。
这很奇怪,但是佣兵并没有去追究太多。
“好,”也没有推辞,威廉点头咧开嘴笑的开怀,佣兵的防备心他当然察觉的到,但他也不介意,刚刚和雇佣兵的对话让他觉得奈布也不是怎么难以相处,和奈布一样他也喜欢二人之间的默契“奈布,”
“晚上六点是晚饭时间,记得去大厅,大家都会在。”
“还有,”
“很期待以后和你的合作!奈布!”握拳手臂伸出有些期待。
合作。
即使是无法选择的与人合作,只是被迫着接受这一切,但那种被‘战友’、‘同伴’信任着的感觉却是久违了的。
自从退役之后好像就没有了。
怀疑嫉妒仇恨不信任。
那些东西在雇佣兵团中随处可见;就算是退出军团,外面世界的尔虞我诈也压抑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所以他才会追逐‘战争’,追寻那种埋藏在枪林弹雨之下酣畅淋漓的痛快。
而现在,就在这个据说可以给他一切庄园里,那双眼眸中早已熄灭的东西又渐渐被点燃起来。
奈布的嘴角终于带上一抹微笑,他感觉嘴角那道被缝起来的伤疤即使被牵扯到也好像不那么痛了。
和威廉碰碰拳。
“嗯。”
“我也是。”
跟当时玛尔塔说的和很像。
那种纯粹的被信任感就和‘家人’一样。
一模一样。
——————————
“好久不见,玛尔塔长官。”“好久不见,新兵……”关于军伍的模糊记忆好像是在很久之前,但是那位负责照顾的女军官他却记得很清楚。
门被敲响,玛尔塔来的要比奈布想象的早,也许是昔日曾是战友的缘故奈布并未对她有太多设防(当然也没必要),一个拥抱和行军礼之后,他让出半个身子默许对方进去,抬起头看向裱花的时钟——
五点四十八。
“我听威廉说你在‘外面’的时候遇见了新来的监管者?”那位小姐却在门口站住,斜靠住墙,开口是预料之中是关心。
“是。”“没被那些疯子盯上吧?”“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非对抗‘不平等规则’的原因,那群怪物知道的要比我们知道的多得多,”玛尔塔皱眉,她斜靠在墙上身体却因为担心微微前倾“所以,新兵,我真的担心那些来自地狱的家伙会把你……!”略有烦躁的看着她这名昔日战友(玛尔塔其实从未把雇佣兵当成新兵过,但是这个称呼她好像习惯了),眼神中带上了一丝焦虑——在军队中的遭遇让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战友和同伴——或者说是家人。
军伍情深,也许是感伤了一些,但她认为他们都是她的家人。
“没关系,若是真的有本事就让那家伙撕碎我。”似是在安慰对方,拿着廓尔喀弯刀轻轻擦拭的佣兵说着,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猎物?捕猎者?
被盯上又如何?
“如果他敢的话我不介意用弯刀在他身上贯几个口子。”
他会让盯上他的那家伙知道,他是一匹真正驰骋在战场,更会真正战死在战场的战狼!
“时间到了现在而且该去大厅,玛尔塔长官。”
五点五十。
收起弯刀拍拍玛尔塔的肩,向对方表示自己从开始就已不是那个莽撞的新兵,蔚蓝色眸中带着重新燃起的坚定神情。
“还有,我不是新兵,长官。”
而这匹战狼也自当会保护好他自己重新认定的同伴。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