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咸鱼画手有时脑残码文……呐……日常失踪……

【杰佣】夜枭(一)

▲ooc注意
▲应该是多cp不过主要应该是杰佣
▲黄衣库特菲欧娜都暂未出场注意
▲私设贼多注意
▲不定期更新
▲前几篇应该是过度章……吧……

这是来到欧利蒂斯庄园的第一天。
头顶的天空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
年轻的佣兵提着行李箱站在斑驳的大门前眯起眼睛;庄园的门很是破败,上面稀稀疏疏的长着几丛歪歪的荆棘,锁却是看起来是很新的亮银色;庄园内一只落在雕像旁的红眼乌鸦歪了歪头,用像红色玻璃珠一般的阴郁眼睛冷冷的看着他,像是在好奇眼前这人为何不推开那扇攀爬着稀疏荆棘地铁门走进这个会实现愿望的庄园。
而此时的佣兵也很是无奈。
他实在是找不到那把夹在那写着漂亮花体字邀请信封中可以打开这通往这橘诡庄园的钥匙了。
“啧……”身后的丛林层层叠叠,空气中带带着几丝湿润的气息,看起来最近是下过雨。
当然,现在的天气也可能会随时下起一场让人没有防备的瓢泼大雨。
送他来的车早就停滞在那八公里之外的小镇,那个司机也是不怕死,即使是廓尔喀弯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却依旧还是梗着脖子满脸通红的向着奈布咆哮着说不会来这个鬼地方,虽是看出了那人眼中的惊恐,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事情闹大,脑子一热干脆就自己提着行李来到了这个在外人眼中恶名昭彰的庄园。
戴上兜帽有些烦躁的抓抓前额从早晨到这儿都还未整理过的头发,奈布·萨贝达——一个坚强的佣兵,未来皮皇之一,第一次有点绝望。
人都到了,但是到了门口进不去,太丢脸了。
……所以。
奈布淡定的拿起行李。
要不算了,去他的欧利蒂斯庄园,去他的来自‘战场’的刺激感,去他的实现愿望,老子现在回去还来的及吗。
打量了一下已经渐渐灰暗的天空,此时的佣兵正在门口面无表情的思考着用弯刀撬锁和现在离去哪个更有可能,但是下一秒却又被一声撑伞的声音惊得回神,野兽般的直觉迅速确定背后发出声音的位置,锋利的廓尔喀弯刀化作一道银芒向后划去——
“小先生还真是危险呢……”一声轻轻的感叹自身后传来,奈布微微皱眉,默默将手抬起几分,手中弯刀锋利的刀刃才正架在身后这个穿着墨绿色西服带着礼帽疑似贵族人的脖子上“你是谁。”
……呵。
身高引起不适。
想打他。
而且。
手抬得有点酸。
“杰克。”将伞举到佣兵的头顶,那把伞很大,遮住二人还绰绰有余,微微微后退了一步优雅的做了一个小小的绅士礼“大概是和您一样会在这个庄园的游戏的游戏者?”
“……哦。”看了一眼自称是杰克的人,佣兵翻翻眼皮,不动声色的收回刀,刚准备退出伞沿的范围却被杰克拉住“嘿,小先生,现在可是要下雨了。”笑着将和自己一同站在黑色伞下奈布又向自己的方向拉了拉,杰克的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说起来我还是被一个疯子邀请过来的,他还说我肯定会喜欢这场游戏。”疯子?意外的看向身后破败的,根本看不出有人居住过的庄园分外疑惑“什么疯子……”却不料还未说完,豆大的雨点便一颗颗的砸落在宽大的伞面上,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滴答滴答滴答,身边的地面被雨滴浸湿“结果他现在还没来。你看,都下雨了。”绅士收回手臂,笑笑将一只手探出伞沿,几点雨滴砸落滑下;佣兵这才沿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指尖侧过头打量这个自称是和他一样‘游戏者’的怪异之人——
墨绿色西服后别着一根墨黑手杖,上面被蝴蝶结束缚缠绕着的荆棘中盛开着几朵娇艳玫瑰,几片鲜红的花瓣自上脱落,飘落着扬起好看的小小弧度,黑色的礼帽下得黑色发丝软软的搭着,左边脸上斜斜挂着白色面具;正在左边眼角下还有一颗不怎么明显的泪痣,即使是微微瞌睑佣兵依然可以看见那双和玫瑰颜色相近的亮红色眼眸(在此之前年轻的佣兵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鲜血,他熟悉那种无数次将他从梦中惊醒的颜色)棕色皮质行李箱和奈布的行李箱靠的很近(但是很明显佣兵并不介意这个)。
“不过话说回来,小先生为什么不进去呢?”是找不到钥匙了吗?
对立方。
一个有趣的猎物。
轻笑一声,杰克这么想着收回手掌,手上浅褐色手套被打湿几分,苍白的指尖蜷缩起来,掌心正是一枚亮晶晶的钥匙。
当然,不是他的那枚,就连上面的让谲诡的穆斯印记仿佛都不一样。
“奈布,奈布·萨贝达。”不用你管。
一个危险的家伙。
可能是信上所说的在对立面的家伙。
移开目光,冷冷开口,来自军人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绅士’可不是什么善茬。
“好吧,小先生,嗯……我是说奈布,一起进去吗?被雨淋湿衣服的感觉可不好受,即使只是裤角……”
防备心很重。
略微压低了几分帽檐,藏住带上一丝兴奋的红眸。
会挣扎反抗的猎物才会增加狩猎中的趣味……
绅士发出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磁性的嗓音说不出的优雅“而且现在看来我们都被‘抛弃’了呢。”说罢便走向大门,奈布被迫提起行李箱跟上去。
因为有一点杰克说得对。
被雨淋湿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尤其是这种瓢泼大雨——他当然也是怎么想的。
“吱呀——”与亮银色锁不同的斑驳破旧大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红眼乌鸦仰头用嘶哑的声音叫了一声便拍拍翅膀飞开,而就在二人同时进去之后,黯绿近墨的荆棘疯狂的攀爬而上,死死的缠绕住带锈的铁门,彻底封锁住离开的道路。
“看来现在想离开也不行了。”看一眼被封锁的大门杰克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指微微触碰那一大丛荆棘上的刺“可惜不是玫瑰……嗯……小奈布你在听吗?”
“……在。”根本就没有听清杰克在说什么的奈布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有事吗?”
好脾气地笑笑,当然也是知道这个小家伙并没有听进去,否则现在肯定要让自己去掉那个‘小奈布’中的小字了“嗯……也没什么,你刚刚在想什么?”“……有人来了。”雇佣兵皱眉,拔出弯刀握在手间,耳朵捕捉到与雨声极为不符的风声让他警觉“哎,小奈布不要这么凶啊~万一是来接我们的人呢?”手被绅士压下,奈布现在听清了杰克对他的称呼,转头就是一记眼刀“你说什么?”
然后他的余光就捕捉到了一道快速冲来黑影,刚要躲避却看见冲来那人‘Duang’的一声撞在那个原本有乌鸦栖息地雕像上,吓得那红眼乌鸦在半空中嘎啊的惊叫一声又摇摇晃晃的飞起来。
杰克:……
奈布:……
二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就好疼啊我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辣鸡周可儿!我先到了!”冲着身后比了一个中指,戴着黑色橄榄球头盔的脏辫男孩像是赢得了什么比赛一般开心的地扔掉一个破旧的橄榄球和头盔,雨淋湿了他前额的发,转头看向奈布和杰克的时候眼睛还是有着那种兴奋的亮光“我是威廉,威廉·艾利斯,你们谁是庄园主说要来我们这边的奈布前辈?我们大家都在很希望见到您呢。”挠了挠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来接前辈的,刚刚光顾着和那个花椰菜比赛,来晚了。”
所以这个叫做‘杰克’的家伙果然是信中所说的‘敌对方’。
而且……这个庄园里都有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啊……这么撞一下真的不疼吗?!
内心小小的复杂了一下奈布开口“我是。”正要上前一步却又被杰克叫住“小奈布,”“干什么。”干脆不在在意杰克对他的称呼,奈布回过头略微顿下脚步“伞给你,”绅士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后退一步站在一旁庄园有些破损的建筑物下“淋湿了会感冒,我再等等那个家伙,实在不行就等雨停了我自己走着去。”“……”微微怔愣,奈布鬼使神差的接过那把伞,下一秒就被威廉拉走——“……谢谢。”“不客气。”绅士始终眉眼弯弯。
“有缘再见,”
隔着雨幕,年轻的佣兵看见了杰克的口型,还有绅士指尖隐约闪烁着的利刃锋芒。
“小先生。”

【tbc】

“可惜不是玫瑰……嗯……小奈布你在听吗?”
“……在。”淡定将刚从身后裤兜里翻出来的钥匙塞回去,抬头装作疑惑“有事吗?”
不能让这家伙知道我刚找到钥匙了,太尴尬了。
奈布:强装镇定.jpg
杰克:???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