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莫行北夷离歌起,莫遇长安怀若卿——
我叫莫北离
吾名莫怀卿
我呢~就是莫七酒
(σ°∀°)σ..:*☆

【白狄】计数

#毁灭机甲白×超时空狄
#emmm……就……写了啊……
#我……重度ooc注意……
#:)到现在还是有些懵……我……是怎么写下来的……
#开始是超宝视角……
#毁灭人造人半机械设定
#废了废了废了废了……
滴哒……?。
似乎是水滴的声音。
在黑暗中,声音仿佛会比平时传播的更加的空洞和响亮。
平时?对啊,至少不是现在在这里这种好似丧心病狂的将自己置身于黑洞入口一般恍若悬空的感觉——那么……我是死了吗?一瞬间有着这样的疑问。
啊啊啊,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呢……为什么这么说?唔……大概是因为‘他’?
〖嘶……〗我正在百般无聊的胡思乱想,却不料光明来的猝不及防,眼睛被骤然出现的光弄得有些刺痛,抹去眼角下意识的分泌出生理盐水,我抬头看向四周——
这里似乎是我们管理局的入口?
真是奇怪啊……我明明记得我在回来时空跳跃的时候似乎发生了意外……
轻声啧了一声,我站起身向里面走去,却突然发现今天的过道中好像有些过于安静了〖真是奇怪……要是在平时他们不是应该回来接任务了吗……〗虽然比之平时安静却还是有那么几个稀疏的人急匆匆的赶回来,我在身边两侧的玻璃上看到了自己和他们的的身影,而玻璃里面是一片莹绿的电子机版;身上的装备倒是不太像是受过损,大概应该是粒子自我修复了?
再往前走便是我的宿舍区,停下来想了想,我又拐了个弯重新向大厅走去;为什么?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今晚十二点是救他最好的时间段,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实行计划!!”
哎?局长?
近乎声嘶力竭的声音我愣了一秒,要知道,在我的认知里那个优雅强大女性的情绪似乎从来不会这么激动。
拐过拐角赶紧向前跑了几步,我就看见了逐梦之影被拉住的我的爱人和被逐梦之音拉住的那位女士。
毁灭机甲李白,现时空悬赏榜上前三,亦是我的爱人——此时正在那边,早已褪下头上的盔甲,眼睛布满血丝的青年。
〖毁灭?我在这……〗按理说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平时一般来说是不会来管理局的,至少是在我和他所走过的每一个平行世界中的‘他’来比较的话,说实话,他可是比其他的‘李白’冷漠多了,第一次看他笑还是我教的……不过就算他比其他前辈们的爱人来说是冷淡了那么一点,但还是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洒脱和诗意,毕竟他们都是‘李白’。
我这么想着一边小跑到他身边,包裹着金属手套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可是他没有眨眼。
我愣了愣,转头看向一旁的玻璃门,有些讶异的发现那头竟还躺着一个伤痕累累的我。
“所以你就要把怀英弄成一个和我一样的怪物吗?!”“我是在救他!”“你怎么就可以确定‘他’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怀英!!”“可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不然明日怀英便会死亡!!李太白你(他(妈(给我听好了!”我就看见我们的局长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伸手将一枚金色的徽章扔给毁灭身后的逐梦之影,有些烦躁的示意对方将那个东西交给毁灭,我看的见上面的字母和一串有着意义的数字——那好像是我之前带过部队军徽。
“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这么做!我知道‘灵魂’数字化确实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我们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不是吗?!唯一救他的一个办法!”那位女士挣开逐梦之音,上前抓住了毁灭的领子“李太白——或者说是毁灭机甲!你要注意!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意怀英!我们!我们所有人亦是他的战友也是他的朋友!”看来她这次确实是生气了……我敲敲脑袋,细想来也是,回来的那次意外确实很像人为——呃……那就是说,现在躺在里面的真是我??
“我之所以让你来是因为你也是怀英在意的人!我知道数字化甚至是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我也是大概明白了前因后果,应该是因为我出了事故(大概是救不回来了?),局长又派人叫来了毁灭?毁灭看来还是在在意他是半机械人造人的事吗?〖真是的……我都不在意了……〗“至少……也算是……让他活下来了……”然后我就看见那名女士似是卸了力气,伸手掩住她自己的脸〖局长……〗说真的看到这一幕我心里还是蛮难受的“抱歉……是我的情绪太激动了……”再次深吸了一口气,那女士似乎是已经冷静了下来,那双忧郁的眸子看向毁灭“这枚军徽是之前怀英的,现在你用它可以调动管理局特种部队的全部兵力,请你找出这次事故的制造者,元芳会竭尽全力帮助你,我想这件事交给你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无论如何我都会如此,但还是希望你能同意。”
转过头我看见毁灭,他的眼神似乎暗淡了许多“……我……可能需要好好想想……”“希望你可以想通……我先走了……抱歉……”“……”
“嘿,毁灭。”看着局长渐渐走远,逐梦之影和逐梦之星可算是放开了他“我觉得你这次是真的有些过……毕竟局长是真的为狄仁杰他好。”“马可你也少说两句,平时可真的没见他发这么大脾气……”“……抱歉……我……可能真的得自己一个人呆一会……”“那你好好休息,一会我们就要去事故现场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嗯,但是现在我想再和他呆一会。”“OK,一会见?”“好。”
现在整个地方确实只剩我和他了,我看着将自己缩成一团的爱人默默无言了好一会〖嘿,毁灭?〗我试着蹲在他面前,自顾自的跟他说着话,虽然我也悲哀的知道他听不见〖我真的没事啊,歪歪?〗我想试着触碰他,手指却硬生生的穿了过去,是挺吓人的……
〖你这个样子我还真是没见过,你不要吓我啊……〗在我再次尝试尝试触碰他的时候却发现他抬起了头,神情有些讶异的看着对面的玻璃〖真是的……哎哎哎!你看应该是可以看见我了吧?毁灭?毁灭?〗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又猛的看向一旁的玻璃挡板,居然有些惊喜的发现我挡住了他,这是不是说明他在玻璃平面上看见我了呢?感谢老天,我家毁灭应该可以看懂我说的话……想到这一点的我突然有些开心。
“怀英?”
〖哎哎哎!是我!〗努力笑起来向他表示自己没事,我冲着他眨眨眼〖歪歪,看的见吗?〗“……”
我们互相对视着大概有半个小时了,这些时间也足够让毁灭确认眼前这个在玻璃上反射出来的,确实是他的爱人。
“怀英?”〖啊啊啊,你要确认多少遍啊?毁灭?〗“抱歉……我只是……有些意外……”〖我知道啊,比较我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也惊讶的不得了。〗玻璃中倒映着的我再次冲他翻了个白眼〖不过我好像被困在这块出不去了,〗我想了想再次补充了一下我刚刚的发现〖刚刚发现的。〗此时的我不知何时是站在了实验室的门口,想向他走去,却好似被卡住了一样动不了“可能是因为……”〖数字化快开始了,不过你倒是可以放心了呢毁灭——〗仔细想了想原因,我故作轻松的向着他耸了耸肩〖至少他们是把我数字化之后塞吧塞吧换个地方,又不是换了一个人。〗“……”局长所说的灵魂数字化大概是快要开始了……头上的电子表发出一种古朴的咔哒咔哒的声音,我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同样看着我的爱人,大概是有些不自在,我有些不开心的继续开口〖哎呀,放心了,只是换个地方而已……〗“但是你有可能会失忆……”〖嗯?〗“就像我和孙尚香一样。”〖我居然忘了毁灭你是人造人来着……还有这种副作用?〗“嗯……”〖放心啦,又不会忘了你……〗
或许吧。
好像从刚才开始,他的眼睛就不如平时一般了一样,里面透露了一种名字叫做悲伤的情感〖你在为我伤心吗?毁灭?〗“嗯,从接到武则天的电话开始。”他头一次没有反驳〖啊啊,都说了多少遍,叫局长啦……实在不行在名字后面加个女士也好呀。〗
身后是一片由无数的零和一组成的电路,我看着他,就像那时他看着我一样。
头上的电子表的分针一点一点的在划向十二,我抬头看了看时间〖我可能要进去咯,毁灭……〗“……”他沉默的走向我的方向,张开手臂隔着缥缈的空气拥抱我。
〖毁灭……〗“嗯……我在……”〖可以吻我一下吗?我突然有些怕……〗“好……”他微微将后退了几分,侧过脸,虚虚的吻上我的唇。
我突然有点想哭。
〖我要走了……〗
“……”
他松开了我。
〖……毁灭?〗
疑惑的回过头,我看见他冲着我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我爱你,怀英。”还会见面吗?
〖哎呀,知道了……〗会的。
我也爱你。
——【毁灭视角】
怀英在那次之后恢复的很好。
我听明世隐(那个一片科技机甲中的神职人员)和逐梦组说的。
“怀英他现在没事……”“谢谢,我知道”
可是我那段时间却一直忙着没有看去他,忙着去寻找那个暗算他的家伙。
所以当再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已经加入了时空管理局,可是他的话让我愣了一愣。
“你好!以后就是我跟你一块出任务了!”
“……”
他果然还是把我忘了。
我承认,就像那时再次从零开始的计数让我不知所措一样,看着完全不认识我的他我有些慌了。
真是有些好奇——指腹触碰到冰冷的脸庞;这是我以前的爱人或者说是曾经——被无数的零和一包围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我不太清楚。
就像我陪着他穿梭过一个又一个的时空,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在一起了的我们;可还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独独我们不能在一起。
也许吧。
我们是最不受眷顾的那一对,不然为何让他独独忘了我?
算了……
“喂喂?”似乎是因为我的不说话,他挠了挠头,那双似乎藏着月牙的眼睛看向我,冲着我笑了起来“互相认识下?嘿!我是超时空战士,狄仁杰字怀英,你以后的战友,请多关照!还有请顺便把你的手拿下去,虽然我是不怎么反感啦!”
至少他没事不是吗?
就像那个从零开始的计数一样,一点一点的——
扬起脸向他露出一个他教过我的微笑。
“毁灭机甲,李白李太白。”
重新开始。
【END】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