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莫行北夷离歌起,莫遇长安怀若卿——
我叫莫北离
吾名莫怀卿
我呢~就是莫七酒
(σ°∀°)σ..:*☆

【白狄】岁夕贺年

#ooc注意
#emmm……新年快乐哦(⁄ ⁄•⁄ω⁄•⁄ ⁄)
#我我我……我真的要咸鱼了……
#我爱他们!!!♡
#爱他们爱了一年多了♡(⁄ ⁄•⁄ω⁄•⁄ ⁄)比心心
#唯一和元芳和平相处的凤求凰(划)
#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咸鱼了……_(:з」∠)_

莲断

说真的,如果你要在除夕那天找到李白和狄大人其实还是蛮简单的——嗯……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在长安的街头找到那两个腻腻歪歪的身影——虽然说是剑仙单方面的——
但还是糊了长安众人一脸的狗粮……
夜色笼罩下的长安城在今日散发着喜庆的点点柔光,爆竹声声和儿童的欢笑彻在长安的每一个角落,今日是除夕,也正是长安城夜禁暂时解除的一日。
“怀英~怀英~”“别说话。拿着。”默默将手中的河灯塞给一旁的李白,狄仁杰有些头疼的看向身后拿着糖葫芦的小密探和大理寺一众与他一同巡街的同僚“今日虽是除夕,但依旧不可放松警惕,”皱皱眉,治安官再次开口“今年最后一次的巡逻还请各位注意自己负责的街区!”“知道了!狄大人!”应和一声,小密探便和一群人分散开来,开始奔向自己管辖的地域。
“怀英这是让某陪你?”将河灯收好,那剑仙的眸中似是映着点点星光,笑着凑到那人颈间吹了一口气“李某还真是不胜荣幸~”果不其然的看见他的明月红了耳尖“太白莫闹,你随我去朱雀。”急急向前走了两步,似是想到了些什么,回头看他,红着耳尖牵住了那李太白的手“这里人太多,”鎏金色的眸子却在触碰大海的那一刻有些心虚的收了回来“不要走散。”“好,”看着自家恋人那别扭的样子他笑了出来,心下直道可爱,任由那人拉着向那朱雀的方向走去,但还是忍不住的出言调戏“其实白不怕与怀英走散。”“怎的。”手中的力度大了几分,他笑嘻嘻的反手拉住那人欺身上前在治安官额间落下一吻“因为在下总是能寻到在下的明月,从未失误……再不济……”
干脆将那治安官抱起,也不管那一众叫好的群众,施展将进酒便带着那狄怀英到了那朱雀门旁,如海般的眸中尽是柔情“我的明月也总会找到我。” “呵——”那治安官红了脸,微微将他推开几分,眼神飘忽的看向那门上刻着的大字;那是剑仙初入长安之时所留下的记号,伸手接过那剑仙递与他的河灯“若是都寻不到——”“不会,”'又是一吻,那白衣剑卿轻笑“你会寻到我的,怀英。”就像我每次都能找到你……
“……说的也是。”也是知道争论这个毫无意义,治安官干脆拉着剑仙走出朱雀门,护城河畔已有不少人放置着河灯,还有几个情侣在起哄声中拥吻在了一起,在点点荧光中华美异常“玩忽职守啊~”将口中的草吐掉,李白看向狄仁杰,眼梢微弯“狄大人~”“还不是因为你……”那治安官小心翼翼的放下河灯,看着它随着水流越飘越远“怀英不如许个愿?”从后背抱住那狄仁杰的剑仙低下头,将头埋在了他的颈肩“许了。”治安官垂垂眸子轻笑出声“是何?”“就知道你要问这个。”微微侧头语气带笑“一愿长安长治久安,”远处的长安城灯火阑珊。
“二愿大陆再无战乱,”遥遥的看向远处明月。
“三愿……”回身吻住那青莲剑仙李太白,鎏金色的眼睛尽是深情“与太白一同共赴白头,相爱相思,案前执手……”
“咚——”远处的钟楼发出悠长的声音,连连敲响十二下——绚烂的烟花绽放而出的花火闪烁淹没了二人相拥的身影——
“怀英春节快乐哦~(⁄ ⁄⁄∀ ⁄⁄ ⁄)♡”“嗯(⁄ ⁄⁄⁄ ⁄)。”傻子……

范魔

“你果然在这里,”拐进那一个阴暗的巷子,栗发的魔术师挑了挑眉“亲爱的Mr.VanHelsing  ?”
“嘿……”巷子深处正坐着的白发猎魔人压低了些帽沿“可真不希望被你看见这么狼狈的样子啊……”示意一般的向魔术师亮出被撕破衣料下的染血的伤口“Mr.Magican......”
“哦,算了吧,你每次都这么说。”挑挑眉迈步便走到了范海辛的旁边,没有丝毫犹豫的跨坐在了他的腿上,满意的听见那人因为触碰到伤口而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嘿……亲爱的 这真的很痛……”“反正很快就会好的,不是吗?我亲爱的大天使长大人?”轻哼一声,魔术师有些酣懒的看向他,白色的手套和衣物上沾染上了些许血迹,但看他的样子也并不怎么在意“哦,你平时可不会这么频繁的使用敬语,Mr.Magican……”将背向后靠在墙上,范海辛抬手拉住魔术师的领子唇角带笑“那位来自东方的女士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盛会。”轻啧一声,魔术师笑着拿出一张方块3挡住范海辛渐渐靠近的脸“所以,我自然要把我可爱的Mr.VanHelsing带上咯……”“你看上去好像很期待?哦天呐,那皇后莫不是也在吧?还真是……”“啧……那位女士喜欢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教廷特使和德古拉也在。”移开纸牌,魔术师凑到猎魔人的的耳畔“哦,亲爱的,我知道你很想割开皇后和德古拉的喉咙——但是我可不想辜负美丽小姐邀请哦——”“有时候我还真讨厌你那该死的绅士风度——”“就像平时一样对吗?算了吧,亲爱的……虽然我知道与其让你参加这种聚会还不如就地来√一√发√的实在。”微微向前倾身在范海辛的额头吻了一下“可是你可不会让我一个人去不是吗?”“虽然我知道那位女士不会让你出事,”微微皱眉,范海辛放下手便随即搂住魔术师的腰“可我确实是有点……我是说仅仅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还有那三个疯子……”“是吗?”“哦算了吧……我根本就不放心……”拉过那人便是一个深吻,最后在一片暧昧的气氛中停止“嘿,小黑猫也会去的对吗?”“那是自然,Mr.VanHelsing,”低笑一声魔术师开口“按照那位女士说的,你还要给元芳‘压岁钱’。”“……麻烦……”有些不爽的想要起身,却被爱人叫住。
“哦,等一下,”在怀中掏出怀表,魔术师挑眉,上面的指针正在慢慢的指向十二,最后到达目的地——
“嘿,新年快乐Mr.VanHelsing!”“哦,同样的Mr.Magican♡。”

凤锦

“怀英?”一身轻快白衣的凤很容易的便找到了窝缩在房间里的锦衣卫“干什么……”正在看公文的锦衣卫被因为凤开门所带进的冷气弄的哆嗦了一下,有些温怒的看向始作俑者——“怀英不出来吗?我们可都在厨房等你。”白凤向锦衣卫一笑,抬腿走向屋内,还贴心的帮他关上了门。
“我们?”“是啊!狄大人!”门再一次被推开却又很快的关上,小锦衣卫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去一起包饺子呀!锦衣卫府的兄弟们都在呢!”大飞轮也不知道被放在了哪里,手中取之而代的是一串晶莹的糖葫芦“凤君大人还帮元芳捎了一串糖葫芦哦!”
“……”估摸了一下门外的温度和到厨房的距离,锦衣卫沉默。
“嗯……元芳你先去帮忙,我和怀英一会就到。”“哦哦好的!”门又被很快的拉开关上,凤的目光转而继续看向锦衣卫“怀英可是怕冷?”上前抱住那人,凤轻声开口“……府上今年的冬衣还未到……”“怀英没有自己的吗?”“没来的及买,要么就是小了。”“……怀英还真是不爱惜自己……要不穿我的?”“……”锦衣卫有些嫌弃的看向身着单薄劲服的凤,沉默良久,终是忍不住开口“你……不冷么……”
“不冷,怀英可见过仙人怕冷的么?”“武陵和于飞没叫你回去?”“今年想陪你~”捉住他的指尖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凤的眉梢带笑,起身竟在锦衣卫的衣柜里翻出一件大裘,抬手罩在锦衣卫的身上,起身“走罢?”
门外的温度果是和预想中的一般微凉,庭院前高大的梧桐树上还有几分未融的白雪,锦衣卫看向凤,后者正牵着他的手向目的地的方向走去,在他的视线中只能看见他的侧脸,想了想顿下脚步。
“怀英?”果不其然是那凤君疑惑的声音,凑上前去主动吻住了他的唇“……”有些讶于爱人的主动,但凤还是很快便夺回了主动权——低眸便能看见锦衣卫微微颤动的睫,伸手便揽住了他的腰,对方也十分配合的环住他的脖子“……怎么了?”
最终在锦衣卫的轻√喘√下结束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深吻,而远处的天空也炸出了点点明丽的烟火和鞭炮的声音,有些尴尬的转过头,锦衣卫红着脸开口——
“若是冷便与我说……新年快乐,太白……”“那是自然……我爱你怀英♡……”

狐阴

您的好友阴•窝在千年之狐毛里完全不想动•阳•寮里式神吵不拉几尤其是那只仓鼠和龙•师表示不想说话(((*°▽°*)八(*°▽°*)))♪

毁灭机甲×超时空战士(我不管……我就是想写这个……)
“哎呀!看来前辈们的世界都很和平~”坐在椅子上的超时空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看来这次能过个好年咯!”伸了个懒腰……起身离开,看了眼电子显示器——恰好是十一点左右——嗯!现在赶回去给他一个惊喜好了(。ò ∀ ó。)。
“emmm……也不知道这次再去前辈们那里会不会拿到双倍的压岁钱……”
电子显示器上的时间慢慢的移向十二仅仅只剩几秒——
咔哒,门被打开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看着电子平板的青年愣了一下,转而看见的是自家恋人的笑脸——
于此同时带来的是门外更加响亮的爆竹声。
“毁灭我回来咯!”
【END】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