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咸鱼画手有时脑残码文……呐……日常失踪……

当他们要公开恋情ヾ(≧∪≦*)ノ〃

#我脑子里的坑怕是这辈子都填不上了…… 其实我也不准备填了(不是Σ
#超宝有白系列……
#给超宝造白真费脑子……所以我还是用毁灭机甲吧……痛苦捂脸……
#超宝ooc的厉害……太欢脱了……捂脸……
#其实哪个都ooc的厉害……
#现在在老奶家……然后给我姐安利……让开!我又要卖(忽)安(悠)利(人)了!
#我的邦邦终于有他家重言了……喜极而泣……
#甜,我觉得是粗大长,开心吗?
#今天下午还要坐车回去学画画……哦凑……⁽⁽ଘ( ˊᵕˋ )ଓ⁾⁾

青莲×断案

“还请陛下应允。”“李太白……你别闹……”“在下这次可是认真的。”金碧辉煌的大殿上,一席白衣的折仙目光微转,一双青蓝色的眸子带着笑意,偏生那狄仁杰在其中看到了几分属于狐狸的皎洁。
“还是说……”李白轻笑一声,欺身凑到被自己捉住手腕治安官的耳旁“大人不想让他人得知您与李某的……关系?”
“不是……”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部,熟悉的温度让狄仁杰不由得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耳廓登时红的厉害,不由得被那人扰了思绪“你这……也……”太突然了……
“这样才能不让怀英你拒绝嘛……而且……”就知道他不会拒绝,打乱他的节奏可是他李太白最擅长的……那剑仙满意的在治安官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兵部尚书吴大人家千金,太尉李大人家千金,太傅……还有……那些个婚帖在下可都找出来了呢……”那双好看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大殿内一众直呼有伤风化老臣,语气忽的变得有些幽怨“这么多人……在下可不想怀英你被抢走呢……”“可……!”大脑当机的治安官终于反应了过来,转头正要反驳提醒那剑仙这长安中想要嫁与他李太白的姑娘可要比想要嫁与他狄怀英的女子多的多,却被那李白趁机堵住了嘴唇,柔软的舌尖也接连攻破了几度防线。
那李白的手也十分自然的放在了他的腰间。
大殿整个都寂静了下来。
“科科……”大殿上的女帝唇角带着几丝笑意,涂着丹蔻的玉指轻轻敲了敲身下的龙椅,直至二人之间拉开一条长长的银丝“朕允剑仙你让狄卿休息几日……不过这赐婚……”墨色的眸子带着几分示意的望向拉着自家媳妇儿手、淡定挑断银线的剑仙和那脸上布满红晕几欲羞愤欲死的治安官“还要等狄卿答应哦~”“草民谢陛下隆恩。”
多谢~
不客气~

凤求凰×锦衣卫

“怀英。”白色的凤从后面一脸餍足的环抱住正在批阅公文的锦衣卫“干嘛?”一向话不多的锦衣卫微微红了脸“你说我们何时与小耗子他们说咱们俩在一块的事啊?”风目光温和的在自家锦衣卫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再议……”总不能与元芳他们说你们家大人被那只从锦衣卫府门口捡回来的鸟给睡了吧…… “又是再议……”凤不满的嘀咕了一声,但很快有因似是想到了什么,便微微眯了眯红色的狭长凤目,一抹笑容渐渐的浮上了嘴角。
“怀英……”“又怎的?”那督头奇怪的转身,却被那凤猛的压在了案上“怀英你说要是我们‘一不小心’被小耗子他们看到……”
“不行!”这怎么可能?!听到那凤的话,那狄督头的脸上瞬间爆红“唔……是么……”凤低低一笑,低头衔住了那锦衣卫的薄唇,并且开始十分熟练的开始攻城略地,不一会便在二人之间拉出一条暧昧的细丝“哈啊……”修长的指尖趁机绕上那人的指缝,也直吻得那锦衣督头一阵✔情✔动。
“大人这不是挺沉浸的吗……”那凤轻挑的一笑,就要埋首在那督头半敞的衣领之处,那锦衣卫呜咽一声却也不去阻止。
直至门口忽的穿出咣当一声,二人沉默了一秒齐齐向门口望去……
“大……大人……”刚刚入府刚准备进门通报的小锦衣卫惊呆了,目光恰好落在二人十指缠绵相扣的手上“……”死罪难免,活……好像说什么都没用了呢……
“啊啊啊!大人!属下错了!属下今天是第一次来!不要扣属下工资啊!QAQ”
“无事……你先出去吧……”“好的!大人!属下告退!”若不是这个小家伙及时进来,也不知道这杂毛野雉要做到什么地步……
锦衣督头面色通红的推了推身上的凤“下来。”“嘛……好的怀英。”啧啧……这坏事的孩子……
急急跑出督头院子决心回去与其他人一起八卦的小锦衣卫在回去的路上似乎想到了一些关于这锦衣卫府的传闻……
传言啊……
这狄督头的锦衣卫府好是好……
“怀英安心~小耗子他们又不是接受不了~”“……这就是你把我府里的锦衣卫一个个都忽悠弯的理由???!”导致现在我府里的锦衣卫每次任务就只能出战以往的一半!!!
就是进去容易弯……
范海辛×魔术师
“嘿!Mr.Magician……”堵坊的门被人轻巧的推开,外面有些冰冷的风向里吹进了一些。
哦,肯定又是那个家伙……魔术师微微皱眉,视线从喧嚣的人群中间望向门口,手指的动作不停的将手中的牌放在身前的赌桌上“很抱歉,先生您输了。”将自己的帽沿微微压低,那双好看的湛蓝色眸子并没有看向因为这场赌博而再次赢下的巨额赌注,而是将那目光递给了那个刚进门身上沾满血污的白发猎魔人。
“你又去猎杀吸血鬼了?”魔术师扬扬头,低声轻快的向自家恋人打了个招呼“Mr.VanHelsing?”
哦,虽然现在其他人还不知道魔术师与他的关系吧,不过也快了,哦哦哦,如果他对他亲爱的魔术师的了解没错的话——他可是有这样的自信——
想到这儿,被称为范海辛的男人轻声一笑,径直坐在了魔术师的旁边“是啊,Mr.Magican……”
刹那间,整个原本吵闹的堵坊都安静了下来,嘛,要知道魔术师的洁癖可不是一般的严重——不知道这个胆大的人会不会被他用扑克牌打成筛子——噢,要知道这种可能可是有很大的几率会发生。
“怎么了?”预想中会将范海辛戳成筛子的魔术师却只是淡淡的扫视了范海辛一眼便低头开始继续把玩手中的红桃A,那双眼睛让范海辛想到了一只在正在晒太阳的猫,而且偶尔这猫晒太阳晒的舒服了还会向他翻翻肚皮。
“我想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公布一下……”范海辛将腰间银制的酒壶摘下来灌了一口酒,好听的嗓音在安静的赌场中响起“刚刚突然想到……不然Mr.Magician你知道的。”范海辛轻轻耸了耸肩,漂亮的眸子中尽是无辜“在下可不会将自己弄成现在这样之后再来见你……” “是吗?”魔术师站起来伸手摘下范海辛头上的那顶紫蓝色的帽子——上面也有一些溅上去的残留血迹,在那上面的挡风镜上还可以判断出血液飞溅的角度——这可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真不知道他是这么一边打着……哦,算了上帝,这个该死的家伙没事就好。
“在下可没什么意见呐,Mr.Magician。”魔术师白色的手套沾染上了几丝血迹,修长的手指在摘下帽子的时候恰好扫过范海辛额前的银白色头发,俊俏的眉毛微微一挑低声笑道“你若是想,现在说也可以……唔……”
对嘛,这才是他的魔术师。
同样起身的范海辛轻而易举的便开始劫掠魔术师的空气,对方并没有躲开,白发猎魔人也不管周围骤然响起的嘈杂声音,而是持续加深这个吻。
啊啊,魔术师的衣服又被在下弄脏了呢……
不过没关系……
范海辛想着。
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千年之狐×阴阳师

那狐狸现在大概还在重筑青丘。
身着黑色狩衣的阴阳师将一张黄符的最后一笔落好,便转身贴在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狐狸头上。
“……怀英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不知道,”阴阳师心情好的将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转身拿了一杯茶“下意识。”“……”某狐狸一脸憋屈。
“说罢,何事?”饮了一口手中的茶,阴阳师便将那张黄牌撕了下来“我记得你上个月才刚和白龙一起回去重筑青丘。”“什么叫‘上个月才’?”紫发的狐狸抿抿唇伸手抱住阴阳师,怀中的身子有些凉,他就又将人往怀里带了带“怀英不想在下吗?”“别大早上发情。”抬眸,阴阳师伸手揉了揉狐狸头上的那对白色狐耳,倒是没有拒绝这个拥抱,还是不忘问那人的目的“到底来干嘛的。”“好吧,怀英……”狐狸将头埋在阴阳师的脖颈闷闷出声。
“你说我们何时与他们说咱俩在一块了?”头上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不由得让阴阳师想到了初见时的那只小狐狸。
他也就是靠着这个把他吃干抹净的……啧……
“怎得……”银发阴阳师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微微侧头看向那狐狸,有些不解,却突然想到元芳前几日带来的,这几日在京都盛行的本子,银发的阴阳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莫不是因为这几日那些个闺阁姑娘写的本子……?”虽然故事剧情是很诡异,但这狐狸可算是被压了……可喜可贺。
“怀英你知道啊……”什么嘛……为什么在下非要和那死白龙凑一块?!劳资想睡的是怀英啊啊啊!!!虽说已经到手了吧……
“噗……”阴阳师还是没忍住,抬手拉住了那狐狸的手就向外面走去“怀英?”倒是把这狐狸惊了一惊“怎的?不想与吾阴阳寮的人说了?”阴阳师气定神闲的开口“怀英~”“……把你的爪子拿下去……”
怀英,我不想管什么人妖殊途,我想与你殊途同归。
噗……傻狐狸……我也是。

超时空×毁灭机甲白

当超时空回到管理局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众人看他的眼神不太对,不过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连续几天超负荷的工作让现在的他必须去休息一会。
其实超时空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自从他与李白确定了恋人关系之后,每次任务就都能遇见那个一身装备拿着把剑到处时空蹦哒乱搞事的毁灭机甲。
他自然也知道那人是李白。
所以这才让人有些容易犯心肌梗——他理解李白,自然也知道李白是来帮他的,可问题的重点在于……超时空管理局的其他人不、知、道、啊!!!以至于每次他与他人一起出任务就往往都会多跑好几个时空……
这就很尴尬了……可李白依旧是乐此不疲。
之后超时空干脆就只接单人任务。
不过这一次去搜索那名亦正亦邪的少女黑客的任务超时空却没有看见那名熟悉的身影,而那名少女黑客也藏的很深,藏匿技术好的让他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怀英?”刚将身上的装备拆卸到一半,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一双覆着机甲的手将超时空带到了怀里,他没有反抗,就是在卸下装备的后背撞到身后人胸甲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闷哼。
“这几日李某去了一个朋友那儿。”“嗯……”累到完全不想动的超时空完全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将自己的重心完全压在李白身上之后才开口出声,李白的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可是在这儿等很久了,头上的盔甲也早就被摘了下来,柔顺的头发搭在额前,这场景怕是任谁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人会是时空悬赏榜上排名前三杀人如麻的毁灭机甲。
“等等!”待机许久的超时空点点头,旋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要知道他的宿舍可是在超时空管理局的秘密内部,超时空一脸紧张的看向身后搂着他一脸淡定坐下的李白。
别告诉我你是把我们总局砍了之后才进来的啊!!
“我说我是他们家超时空战士的男朋友,他们就让我进来了。”
超时空:……WIF???
骗人吧?!我们管理局有这么好进???而且你机甲都没换!!回头正准备吐槽的超时空却被身后的人以吻封唇,虽然只是浅尝即止却也成功让超时空蒙了一秒“你怎么偷袭???”
“怀英知道我这几天干了什么吗?”
超时空:(●─●)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超时空面无表情的看向李白手中的液晶平板——
“我帮你黑进大厅大屏幕了,摄像头就在你的正前方~祝成功~不用谢本少女~(≧ڡ≦*)——安琪拉”
然后默默看向超时空管理局的一众人刚刚发来的贺电——99+的“祝早生贵子”……
超时空:你们接受的这么快吗???!Σ( ° △ °|||)︴
“我就说嘛,大人这么多年不进女色,果然只差一个男朋友了啊!”——特种部队
【完】
【累死宝宝了……】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