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莫行北夷离歌起,莫遇长安怀若卿——
我叫莫北离
吾名莫怀卿
我呢~就是莫七酒
(σ°∀°)σ..:*☆

山外小楼夜听雨(下)

#在老奶家几天……没法玩王者的宝宝哭成球……
#还好有太太们的粮……
#嗨呀~这算长了吧?
#不知道太白的诗?问度娘
#ooc
#剧情是啥……(๑Ő௰Ő๑)
#我……又写了啥……前方后方画风不一样系列……捂脸……
窗外的蝉声和喧嚣的人声不断的大声吆喝的仿佛不知疲惫的持续回响,即使是到了快要过渡秋天时节,中午的气温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趴在半开窗户口的李白抬了抬眸,紧接着将手中的酒葫芦顺手塞到桌子底下。
嘛,相信我,真的只是顺手。
“剑仙大人你……”“呦,子休。”“……越人不是不让剑仙大人喝酒的吗……”“啊?什么酒?哎,子休知道外面在干什么吗?”“唔,那是学院旁边的那片居民区里的人准备秋收了,院里的学生都商量着准备去帮忙……”庄周一愣明显是被李白带偏了,抬手阻止想要努力挤进来的鲲,半睁开眼睛开口回答。
这剑仙也是个自来熟的,仅仅是在这稷下学院养伤的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和这稷下的一众师生打成了一片。
“啊啊,在下现在恢复的也差不多了,可否去出去凑个热闹?”“……剑仙大人开心就好……”我能说不吗?啊……越人似乎说过可以让剑仙大人出去晒太阳的话吧……
“李白那厮?哦,他若是想出去让他去便是,若是他捣乱的话……没关系,反正是可以找长安城的治安官狄大人报销,喀喀,其实我甚至还想去向狄大人要一笔精神损失费(-ι_- ),Σ嗯?子休你来了?鲲又被隔壁西汉韩重言偷了?!等等,我这就去!!”不用谢我,以上是扁鹊原话……o( ̄▽ ̄)d
“那在下便去看看了!”倒是那李太白露齿一笑翻身翻出了窗户,手中还提着一个酒葫芦。
我刚刚在想什么呢……by庄周
“哎,话说现在秋收收的是什么东西?”顺利带酒跑路成功的李白笑嘻嘻的伸了个懒腰,转身拍了拍一个路过稷下学生。
“啊!剑仙大人!”那个学生微微一愣转而十分认真的想了想。
“这个时候……大概红豆吧?”
“啊……是吗?谢谢了!”
嘛……
李白依旧是带着那抹浅浅的的笑容,谢过那学生之后便向民宿走去。
伤快好了,也快要启程了,也是时候给怀英写一封信了吧……
——
怀英亲起: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太白今伤已无大碍,不日便去前往长城,望怀英,一念。”——太白
“什么乱七八糟的……”那原本在狄府休息的治安官从另一名前来送信的密探的手里拿过那李白所寄来的信封,才仅仅是拆开看完一遍便不由得红了脸。
更别说接过那李白顺便让那密探捎带过来的那一小瓶红豆的时候了。
玲珑色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那治安官又怎的不知?
却只是没有想到那李白竟如此直接的挑明。
可是……万一……
李元芳表示,他从来没看过大人脸怎么红还发过这么久的呆,还一脸忧郁。
剑仙大人不是在那信里挑明了吗?
啊,果然大人一遇上关于那李白的事情智商就成了负数吗……
“大人?”“……回信罢……明天墨贤者便要回稷下了……让他代交便是……”
——
“哈哈哈!人生在世须尽欢,莫使金蹲空对月!”那渔船的船家也不惊扰那船舱内放声大笑的白衣船客,细长的船杆轻轻一撑便让渔船飘出很远,远处的灯火阑珊,暖色的水面映照这的光芒与实际一般微如细豆。
白衣剑客又饮下了一口酒,唇角带笑,修长的指腹摩挲过手中信纸和狭长令牌背后铭刻的清秀字迹。
“船家,去往长城还需要几天?”
——
不知他何时回来。
今年庭院前的莲花倒是开了,狄仁杰轻轻一笑,放下那李白不知道第多少次写于他的诗信。
反正早已与他表明了心态……
啊,再去写封回信罢。
若是与他说这花,不知下次回信又会是如何。
——
“治安官大人好久不见呀!”刚刚与一众下属巡完逻准备回府狄仁杰的指尖微微一顿,然后微微握紧了手指,他知道身后之人定是在浅浅的笑着。
他回来了。
再次倒是没有震惊,没有惊奇,倒是平淡。
治安官的唇角也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旋即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大人的心里除了这偌大长安,现在可还有白的一片地方?”怀英他瘦了……李白将鼻尖凑近那治安官的发,细细嗅闻着那狄怀英发间的浅香,眼里心里满满的尽是眼前之人,怀抱不由得又紧了紧。
“若非有你,我的心里定然全是长安。”那治安官本安静的轻嗅着那剑仙身上淡淡的酒味,任他动作,闻言却轻笑一声,开口回答“定是没有他人的位置。”
“是吗?”
“在下有一句从来没有说过的话,想要亲口对大人一说。”
“呵,本官也是……”
“太白(怀英)我心悦你。”
长安夏日的柳絮飞了满天,阑珊灯火的辉光惹的护城河中的魔鲤猛的一跃,飘扬的水花打碎了两个相拥的身影,一瞬间跃起落下的水声掩住了那声拥吻前的我亦是。
我啊,
若非有你,我便只愿独饮万杯苦涩的浊酒,观那时节变迁;消逝;扭转,直到你再次回眸的哪一刹,我再抬头对你说,许我案前执手。
我啊,
此生无你,我便只愿独守这座空白的孤城,看那高楼老去;蜿蜒;陈葬,直到你重新回来的那一刻,我再笑着对你说,许我空杯对酌。
我守一世长安。
我守一生缠绵。
管他岁月变迁。
管他时光荏苒。
岁月如梭。
吾愿同守。
此生。
这世。
无憾已。
【完】
(最后这一大段话一段话其实当做谁说的都可以哦)
(带着一众下属在李白出现的那一瞬间快速溜走的元芳:想要工资的跟我走!众:……元芳大人等等我们!!!小剧场一✔)
(震惊!青莲剑仙疑似拐走长安治安官断案大师,护城河边疑似拥吻?!小剧场二✔)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