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莫行北夷离歌起,莫遇长安怀若卿——
我叫莫北离
吾名莫怀卿
我呢~就是莫七酒
(σ°∀°)σ..:*☆

山外小楼夜听雨(中)

#我还能说啥?
#药鱼出没-(-
#我……ooc……
#这篇的私设多如狗啊……

“唔……”宿醉过后又淋了雨的感觉不是很好,就算此时已经醒来可脑袋还是昏涨的厉害。
感觉真像是在里面塞了个棉花……李白在心中默默吐槽。
“嗯?醒过来了?子休?子休?”“啊……?”
“小医生?庄贤者?”微微撑起自己的身体终是认清了眼前的人——
在一旁配着药的扁鹊和揉着眼睛刚刚醒来的庄周。
嗯,还有门口的那一大坨努力想挤进来的鲲……
啧啧……
“起来了就好好给我养伤,”扁鹊见庄周渐渐清醒过来,便眼神柔和的伸手揉了揉贤者的头,然后便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李白“我可不想让我好不容易救活的人又从新死过去。”
“等等等等……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李白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过来一些,一脸疑惑的观察着屋内的摆设“这里是……稷下学院吧?”
“啊……昨天我和鲲在学院前面的山上捡到的你……”再次打了个哈欠的庄周睁开眼睛“剑仙大人身上的伤是昨日二入长安的时候留下的吧?”
“而且还淋了雨……”扁鹊冷冷的附和了一句“处理起来真麻烦。”
“哦……哈哈!那谢谢小医生你们了……”二入长安……李白面色微微变白了一些,但还是努力抬起包着纱布的手臂向二人拱了拱手。
那武则天所说的,他实在不知道是不是该信。
养好伤之后或许可以去大唐西面边境的长城打听打听。
那是大唐距离西域最近的地域了,若是大唐想要出兵西域定是要途径长城……
左青龙,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
但是现在自己怕是从朱雀门出来的,现在却是行到了北边最靠近大唐的稷下学院。
学院的贤者之一墨子是大唐方舟的创作者之一,现在怕是为了修补自己昨日闯出的大唐漏洞已经连夜启程赶往长安了。
也不知道墨贤者回来最后看见在下会不会想打死我……
那大唐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怕是怀英也要增加不少工作量吧……
这次怕是真的动心了……
怀英。
等我。
“那剑仙大人你自己好好休息吧……哎,越人……是不是要去上课了?”“嗯,李白你自己在这里安分点。”
“不然我不确定会不会毒死你。”“哎!怎么会呢!”“把你的手从我的那瓶刚配好的药上拿开!”
——
“现在青莲剑仙正在学院养伤。”将方舟设计图重新放好的墨子抬起头看向正望着那行雕刻在朱雀门上洒脱字体的狄仁杰“大人?”
“嗯,谢谢你们了……墨贤者……”“唉……大人何出此言?”墨子伸手拍了拍狄仁杰的肩膀“是子休和越人在学院门前的那座山上捡到的李白。”接着那墨子轻轻叹了口气“你说说,好好的青莲剑仙怎么就是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怎的了?”“受了伤,淋了雨,要不是大人你让我们去找找他,也多亏了越人,要不然怕是又一个有才华的后辈要夭折咯!”
“!”“哎!大人放心吧,李白他现在好着呢!越人的医术大人难道不相信吗?”
“既如此,墨贤者,晚辈那里还有一批公文便先走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这么能作呢……等等!那个材料不是放那的!等等!就是你!”
——
“狄卿,那李太白现在如何了。”“启禀陛下……现在已经无事了。”“嗯,朕也不想这天下又少一个朕看中的天才。”微微点了点头武则天满意的看着眼前自己的得力助手“也多亏了狄卿,若不如此那剑仙怕是要提前夭折了吧。”“……陛下,臣告退。”身体明显的一僵“嗯,狄卿去吧”
“哎……狄卿啊……”真当朕看不出来吗?你分明是对那剑仙有情。
斜坐在龙床上的武则天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昨日可是第一次请朕通知稷下学院等一群人帮忙找寻那剑仙,然后又请朕不要责罚那李太白,又是……
哎哟,朕不推一把朕自己心里都难受……
“哟,小明空笑的很开心呢!”“不要叫朕的闺名!老妖婆!”
【未完】
(陛下的故事告诉我们……腐女的眼睛是雪亮的(滑稽)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