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咸鱼画手有时脑残码文……呐……日常失踪……

山外小楼夜听雨(上)

#我我我……我觉得这首歌和白狄敲配啊啊啊……
#嗷嗷嗷……
#大概是白二出长安吧?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了事抚衣去,深藏功与名。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进攻西域!
初春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的下在长安的街道,带来了几分暖意,也洗去了空气中的浅淡的血腥味,白衣持剑的人终是被拦住——
“剑仙大人还是收手比较好!”有着大耳朵的小密探皱着眉,身上被淋湿的感觉很是不好,尤其是耳朵,但他只是握紧了自己的大飞轮。
“……”一旁的长安城城管钟馗也略微握紧了手中的链钩,要知道眼前的人可并不是平时什么可以随便应付的小鬼。
“在下的面子还真是大,”身上染血的青莲剑仙冷冷一笑,被雨水打湿的栗色发丝挡住了他的眼睛,掩住了眸中的滔天怒火“不过你们真的能挡得住在下吗?”
手中青莲剑的雪白剑锋闪过一道明亮的白光,上面铁锈一般的血迹被这场大雨冲洗的一干二净。
他李太白今日定要为家乡和与从小就亲如兄妹的楼兰公主讨个公道!
“都住手。”还是那一声清冷的声音阻止了三人之间的僵持。
“大人!”“狄大人。”
“怀英……你来干何?”就算自己确实对那长安的治安官确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可若是他要阻止自己去找那女人讨说法……
定不留情!
望着那人率兵将自己彻底包围,抬眸恰好对上那双耀金色的明眸——

怀英。
嗯?
真像。
怎的?
你的眼睛真像我故乡的月亮……
噗……太白还是莫要取笑某……

悲。?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剑仙大人,陛下有请。”撑着褐色油纸伞的治安官从一众官兵中慢慢走近,依旧是那般的一丝不苟从容不迫。
——
没人知道,那剑仙与女帝武则天谈论了什么,只知自那次密谈之后剑仙少了彼时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一人一剑离开了长安,身旁还多了一个酒葫芦。
人人都说那剑仙怕是彻底颓废了,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再次回到这长安了。
闻言的治安官淡淡一笑手持那剑仙的行踪报告轻声问坐在一旁的王都密探“元芳你怎么看?”
“再次出鞘的时候,会更加惊天动地吧。”
“这家伙,太过骄傲,又太过寂寞了。”
李元芳歪了歪耳朵,静静的聆听治安官几乎是自言自语的话语。
可是那剑仙真的还会回来吗?其实就连那狄仁杰也都有点不确定吧。
应该会吧。
他的指尖刚好碰到自己的那枚令牌后的青色流苏,令牌后的被自己从新雕刻出的字迹依旧是那人的名字。
一定会回来的吧。
太白?
我等你。
——
“哈哈哈哈哈哈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眼角的泪滴落到地面,也是从那长安出来也不知走了多久,雨依旧还在下,隐隐有愈演愈烈之势,只是见天色渐晚便寻了个大概是荒废的寂静小楼,自倾自饮。
魔道,姜子牙。
一杯……两杯……
长安,西域。
到底该不该相信……
难不成是我李白恨错了?
狄仁杰……狄怀英……你究竟想怎样……
“问完陛下后记得洗澡,不然会感冒。”油纸伞向他移了移,语气中依旧是如以往一般的嫌弃,仿佛他不是那个杀入长安的李白,声音中的平淡的就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他好像依旧是那个带着笑趁雨翻进狄府的青莲剑仙。
狄怀英……
大概是醉了……
醉了……
为何会想到他……
也是时候弄清楚自己对那长安找借口的理由了吧……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拿起青莲剑,眼中被渲染上了几分迷离的醉意。
不拿那褐色的伞。
青莲剑阵在夜空中好似划破了雨幕。
接下来我该去哪儿……
杯中的浊酒被溅入了几滴冰凉的雨滴。
眼前好似依稀闪过那人冲着远处长安浅笑的模样。
眼睛依旧是耀金的月。
狄仁杰。
我李白……
好像有点心悦你……
【未完】
(脑洞产物……↑(>^ω^(>^ω^
hhhhhg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