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莫行北夷离歌起,莫遇长安怀若卿——
我叫莫北离
吾名莫怀卿
我呢~就是莫七酒
(σ°∀°)σ..:*☆

天地

#我大概是有病……
#就是想不出名字……= ̄ω ̄=
#hhhhh
#微芈武芈(双女王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正太组……
#我写了啥?(呆滞脸)
#网卡到爆……
#ooc重灾区

壹、

今天名满天下的青莲剑仙李白李青莲要定亲了。
女帝陛下赐的婚。
“哦,那还真是恭喜你啊。”埋头在一大堆公文内的狄仁杰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李白一眼,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一如前。
“圣旨难违。”李白抿唇,修长的手指烦躁的抓了抓褐色的头发,那双湛色凤目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希望能看出那人那么些许的不同“可是我谁都不想娶!”青莲剑磕在桌角发出咣当的响声。
我想要的,是你……
“你且说过圣旨难违。”墨笔放下,耀金的眸直视眼前之人,李白失望的没有看出一丝不同“我……”“元芳,送客。”走的那一刻,似乎看见了有些颤抖的笔锋。
嘛。
怀英……

贰、

青莲剑仙再次独自一人杀入大殿,与女帝陛下密谈,长安治安官中途有过阻拦。

叁、

“朕,何不知。”斜坐在大殿上的武则天长睑微垂,轻声一笑“朕自有定夺。”
“所以剑仙大人请回吧。”
“朕觉得你与那人也算是天地之合。”
“你既然如此说。”
“朕定会与你一个交代。”
“如何?”
那大唐的女帝此时正半倚在身旁来休息的大秦宣太后芈月身上,吞咽下递过来的糕点,发出轻轻的笑声。
没有再看紧抿唇角微眯双眼的李白。
和因为紧握青莲剑发白关节。
“你是不是不允许我和他……所以现在才让我与一个毫不认识的人结姻……”
李白冷冷的开口,身边的杀气隐有结成剑阵之势。

肆、

“嗯?”龙椅上的女帝冷冷一笑,龙盘大印便在那剑仙脚下若隐若现“剑仙是想抗旨不成?!”
“不要以为只要仗着朕惜才便可以如此放肆。”
“汝现在可是在这大明宫之上携带利器。”
“朕现在便可以以涉嫌刺君的罪名将汝驱逐长安。”永远。
“……”
“若是剑仙没有其他的事。”
“便回狄府好好准备吧。”
“朕知道。”
“汝闲散的很。”
“……”

戊、

“怀英……”那人闷闷的声音从身后穿出,声音中带着的颤抖是他从来没有在那羁傲剑仙的口中听到过的。
“闹够了?”微微皱眉。
身后的人抬起手臂环抱住他。
“求求你让我抱一会……”
“怀英……怀英……”
“女帝她还是赐婚了……”
“怀英……怀英……”
“……我在……”
轻叹了一口气,轻轻回应他唤的字。

陆、

“怀英……怀英……”
“怀英……我心悦你……”
“怀英……?”
“嗯……我在听。”

柒、

是一个几乎漫长无期的吻,夜色中的流金色的眸子轻轻垂了垂。
也由了他胡闹。
其实也不知道是谁真正的想要胡闹一场。
他揽住了他的脖子,任由他肆意加深这个荒谬的吻别。
他和他,却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动的心,谁先落了意。
可是,
怕是只能停滞至此吧?

捌、

酒精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
桃花酿。
也不知道这次又喝了多少。
无所谓。
由了他。
眼角泛红的治安官轻轻的抱住身上之人。
怀英?
嗯?
我心悦你。
……
怀英?
嗯,我也是。
太白。
李太白……
太白……
嗯,怀英……

玖、

你我才是天地之合……

拾、

剑仙结姻之时治安官不在。
听手下的小秘探所说是去结案去了。
“嗯,怀英忙一点我自是知道。”褪去了一身白衣的剑仙翻身上马,冲李元芳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红衣俊马似还是一如往前的鲜衣怒马的不羁少年。
李元芳微微握紧手中的大飞轮,眼中透露出一丝担忧“剑仙大人?”
“无事。”
“小耗子你别忘了给怀英带点吃的就行。”
“还有他晚上批阅卷宗至少至申时,记得帮他盖件衣服顺带把他搬到床上去。”
“早晨让他多吃点,他胃太不好。”
“外出办案也要看着他点,他就喜欢把什么危险都通通塞给自己。”
“还有不要因为办案就不吃东西,对身体不好。”
“哎,小耗子,你说怀英的令牌后面刻名字的会不会是我李太白?”
“剑仙大人……”李元芳的眼睛垂一下,拉了拉一旁稷下学院派来参加婚礼的孙膑。
“是……”
“大人的令牌后面刻的是。”
“你的名字。”
李太白,只盼青莲如亦。

拾壹、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抬眼,还是不见他。
也……罢。
也不看那新娘,径直牵着绣球向内房走去。

拾贰、

红烛摇曳,身后的人却顿了一下。
“怎了。”抬手拿起铁针拨了拨房中那盏油灯的灯芯,如那人晚间观览卷宗的动作一般。
就闻身后之人嗤声一笑,淡淡开口“今日大婚你便这态度?”
“李太白?”

拾叁、
意料之外的熟悉声音。
“怀英?”

拾肆、

李白微微一怔,忙拿起一旁的喜秤挑开那大红色垂落到肩膀的盖头。
果不其然的是唇角带笑的治安官。
狂喜的紧紧抱着属于自己的治安官大人,力道大的似乎想要把他彻底融进自己的身体。
“怀英……”

拾戊、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李白紧紧的抱着狄仁杰一脸疑惑的看着前来闹洞房的一众人。
“你忘了新婚之前不能透露对方是谁的事儿了?”“那你们一个个干嘛这么严肃!!”害得我以为要负了怀英呢……
“剑仙大人我没有!我只是眼睛进沙了!阿膑可以作证!”“朕再不强势点就要被芈月那厮压了!而且朕要不这样你们现在估计还在狄府看卷宗。”“噫,谁严肃了,李白你整个过程根本都没看好吗?!”“行行行,韩重言你有理……你还是先想办法攻略了你家仓鼠球再说吧!我现在也是有媳妇儿的人了!吧唧!”“走开……”
“噫——”
“走走走……”不打扰你俩洞房了哈……

拾陆、

“怀英。”“干嘛。”目送那群闹洞房的人彻底走远,李白才低下头仔仔细细的打量自己怀里环着的、已经脸红到无法自治的治安官。
不得不说穿着大红色婚服的治安官确实好看。
那当然,我家怀英穿什么都好看。
红锦袍金滚边,金色的烛光也是柔和了那双半垂的耀金色眼睛。
心念一动便将那人压倒在大红的铺上。
“李白?!”“怀英……”湛蓝的眸子定定的望着那人。
狄仁杰被那剑仙突如其来的严肃语气弄得一愣“何?”
“我们拜了天地。”
“所以——”
“你狄怀英——”
“只能是我李太白的妻。”
“怀英……吾心悦你……”
大红的缦纱缓然落下,遮住了一室旎旖春光,也掩住了那人轻声的回应。
“……我亦是……”
【完?】

“朕干的真漂亮~”by看的贼开心的女帝陛下
“是是是,你最厉害……”by哄自家媳妇开心的芈月
(本来想写一个BE的……可是突然想到我是亲妈而且又受到我画的那张画的影响然后就……)
(hhhhhh)
(写B果然没感觉……)
(听说古代结婚新郎新娘之前都不知道对方是谁而且都不见面……这……这个设定好啊啊啊啊)
(那么问题来了,古代会不会出现我本来以为要娶A结果第二天你告诉我新娘是B这种事儿hhhhhh)
(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