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 ´꒳` ◍)

咸鱼画手有时脑残码文……呐……日常失踪……

“柒,我是不是很没用……”
“……你真好(你很好)。”好到我爱你

p1糖糖
p2刀(你个偷懒的闭嘴)
p3原图

画图一时爽上色火葬场……所以我机智的没有动(你)
呐……懒到不想翻老福特……电容笔……真不好控制……(摔)

【杰佣】夜枭(二)

▲ooc注意
▲裘前路过注意
▲黄衣库特菲欧娜都暂未出场注意
▲园丁爸爸!求你拆个椅子!!!没看见我连小奈布都不牵了光盯你了啊喂qaq我杰克修椅子那个任务这辈子怕是都做不完了……

“前辈,你和那个监管者很熟吗?”“监管者?”
狩猎者。
威廉拉着他走的很快,尽管是尽量避开雨区但还是有几点雨淋湿了衣角,手提的行李被对方拿着,奈布能感觉到男孩的关心,但不是那种会让他不适应的过分热情“那是什么。”“啊!就是庄园主信中说的我们的‘对立方’。”威廉抓抓头发(因为破损的头盔被他‘丢’——更确切的说是扔掉——的原因现在早就湿透)“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疯子。”“疯子?”这是第二次听见这个词汇,佣兵看了一眼手中黑色的伞面“那我呢。”“哎?前辈当然和我们一样是求生者啊。”“……”
说简单点就是猎物。
“唉唉唉?前辈你去哪儿??”“监管者宿舍在哪里?”佣兵回头面无表情“我能不能转到监管者那里去。”
任人宰割的猎物?呵。
倒不如当一个嗜血屠杀的猎人。
威廉:……
一个前辈刚来现在就想去隔壁怎么办?!在线等,急!!!
————————
耳边再一次响起风声,绅士微微将礼帽上抬几分,红瞳中带上几分调叙。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切,可我还是来了,伪绅士。”红发的小丑猛地一顿,将火箭停下,几抹被水溶解的油彩从面具后滑落,小丑面具被随意的扯下,好好一张脸被溶解的油彩弄花,更别说裘克那一副仿佛吃进苍蝇的表情“话说你还来的挺早……啧,老伙计,刚刚看没看见一个铁头娃?叫威廉·艾利斯,那个傻x,连伞都没拿!”杰克这才发现小丑的手中除了火箭筒还拿着一把伞;裘克一脸嘲讽(看着裘克的一脸油彩杰克内心复杂,鬼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满脑子腱子肉的铁头娃!”
杰克:……
大兄弟你还是那个和我一边聊天一边分/尸的微笑假面裘克吗?!
而且为什么会有一种吃完满满一碗狗粮的感觉???
我可能认识了一个假裘克。
更重要的是你根本就不是来找我的!!连顺便都不是!
杰克脸黑了几分。
不,我是绅士不能生气……
“哦,刚把一位有趣小先生接走呢~还有,裘克,能不能把你脸挪开,你的妆花了更吓人。”“……伪绅士你还是去死吧!”优雅侧身躲过小丑榔过来的火箭,杰克翻翻眼皮,似是想到什么,嘴角的微笑忽的扩大几分“嘿,裘克,这个游戏好像确实有点意思。”“怎么?”抹掉一半脸上被雨淋花的厚重油彩,露出后面那张略显苍白脸的一半,火红的发即使被打湿却依旧像它的主人一样桀骜的一卷卷卷翘着,与杰克完全不同的眼睛带上一丝嘲讽,裘克开口“这么快就又看上了喜欢的‘猎物’?”“又?嘿……清醒点裘克,那些女士只是一群扑火的飞蛾,一个又一个的前赴后继将生命流逝在我指尖的灯火之下……”“……闭嘴说人话。”“从开始到现在也只有那个小先生算的上是个有趣的猎物。”“哈?!今天新来的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求生者吗?得了吧,反正只要你这家伙别跟我抢爱丽丝就行。”“你的猎物?那我自然不会乱动。”“哈哈!伪绅士你就说吧!”故作夸张的尖声一笑,裘克用右手将扔在地上的火箭筒拾起“现在走吗,那群疯子可是正期待又有什么样的家伙来参加这场狂欢。”“走吧。”狂欢?杰克笑笑,将抬高的帽檐又压低几分。
若是怎么说……那还真是一场让人期待的狂欢游戏啊。
那又会在什么时候再次遇见呢?
小先生?
雨滴一滴一滴的砸落像是铺着黑天鹅绒地毯般的地上。
雨大了。
————————
所以最后来到的还是求生者宿舍“前辈你房间在我旁边,有问题的话找我就是!”从地板上拾起装着钥匙的信封奈布抬起头“嗯。”其实说是去对面也不过是说说,威廉很好相处,骤然成为对立方的话即使是他怕也会有一丝不适更不用说他提起的那个名字——
“可是……玛尔塔小姐说她很希望见到前辈……”“玛尔塔?”
玛尔塔·贝坦菲尔。
脑海中闪过那位在自己未退役之时官级还算高,愿意照顾新兵,后来站在高台上不甘的看着一架架飞机飞走默默咬牙,倔强的,带给人奢侈‘温暖’的女士。
听说之后那位善解人意的女士还和上级吵过一架,但是这就也不关他的事,那时的他早就成为了雇佣兵。
所以没来得及把那个上司揍一顿。
也更是没想到他退出军伍这么久,她居然还记得他这个当初莽莽撞撞的新兵啊。
“以后不用叫我前辈的,”轻轻冲威廉点点头,雇佣兵试图牵牵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我和你也差不多大,叫我奈布就好,”
被牵扯到的嘴角,有些疼。
男人友谊的建立总是那么奇怪。
“以后请多指教了,威廉。”威廉是可以将后背交给的人,佣兵意识到了这一点。
遵从自己的预感,这是奈布一直做的。
这很奇怪,但是佣兵并没有去追究太多。
“好,”也没有推辞,威廉点头咧开嘴笑的开怀,佣兵的防备心他当然察觉的到,但他也不介意,刚刚和雇佣兵的对话让他觉得奈布也不是怎么难以相处,和奈布一样他也喜欢二人之间的默契“奈布,”
“晚上六点是晚饭时间,记得去大厅,大家都会在。”
“还有,”
“很期待以后和你的合作!奈布!”握拳手臂伸出有些期待。
合作。
即使是无法选择的与人合作,只是被迫着接受这一切,但那种被‘战友’、‘同伴’信任着的感觉却是久违了的。
自从退役之后好像就没有了。
怀疑嫉妒仇恨不信任。
那些东西在雇佣兵团中随处可见;就算是退出军团,外面世界的尔虞我诈也压抑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所以他才会追逐‘战争’,追寻那种埋藏在枪林弹雨之下酣畅淋漓的痛快。
而现在,就在这个据说可以给他一切庄园里,那双眼眸中早已熄灭的东西又渐渐被点燃起来。
奈布的嘴角终于带上一抹微笑,他感觉嘴角那道被缝起来的伤疤即使被牵扯到也好像不那么痛了。
和威廉碰碰拳。
“嗯。”
“我也是。”
跟当时玛尔塔说的和很像。
那种纯粹的被信任感就和‘家人’一样。
一模一样。
——————————
“好久不见,玛尔塔长官。”“好久不见,新兵……”关于军伍的模糊记忆好像是在很久之前,但是那位负责照顾的女军官他却记得很清楚。
门被敲响,玛尔塔来的要比奈布想象的早,也许是昔日曾是战友的缘故奈布并未对她有太多设防(当然也没必要),一个拥抱和行军礼之后,他让出半个身子默许对方进去,抬起头看向裱花的时钟——
五点四十八。
“我听威廉说你在‘外面’的时候遇见了新来的监管者?”那位小姐却在门口站住,斜靠住墙,开口是预料之中是关心。
“是。”“没被那些疯子盯上吧?”“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非对抗‘不平等规则’的原因,那群怪物知道的要比我们知道的多得多,”玛尔塔皱眉,她斜靠在墙上身体却因为担心微微前倾“所以,新兵,我真的担心那些来自地狱的家伙会把你……!”略有烦躁的看着她这名昔日战友(玛尔塔其实从未把雇佣兵当成新兵过,但是这个称呼她好像习惯了),眼神中带上了一丝焦虑——在军队中的遭遇让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战友和同伴——或者说是家人。
军伍情深,也许是感伤了一些,但她认为他们都是她的家人。
“没关系,若是真的有本事就让那家伙撕碎我。”似是在安慰对方,拿着廓尔喀弯刀轻轻擦拭的佣兵说着,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猎物?捕猎者?
被盯上又如何?
“如果他敢的话我不介意用弯刀在他身上贯几个口子。”
他会让盯上他的那家伙知道,他是一匹真正驰骋在战场,更会真正战死在战场的战狼!
“时间到了现在而且该去大厅,玛尔塔长官。”
五点五十。
收起弯刀拍拍玛尔塔的肩,向对方表示自己从开始就已不是那个莽撞的新兵,蔚蓝色眸中带着重新燃起的坚定神情。
“还有,我不是新兵,长官。”
而这匹战狼也自当会保护好他自己重新认定的同伴。
【tbc】

万恶的色差……都不想给你们看(捂脸)滤镜拯救世界啊啊啊(绝望瘫倒)终于又摸到我姐的板子了啊……交下党费……然后我还是是常年咸鱼好了……
阿七和柒哥他们有这————————么好!

【杰佣】夜枭(一)

▲ooc注意
▲应该是多cp不过主要应该是杰佣
▲黄衣库特菲欧娜都暂未出场注意
▲私设贼多注意
▲不定期更新
▲前几篇应该是过度章……吧……

这是来到欧利蒂斯庄园的第一天。
头顶的天空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
年轻的佣兵提着行李箱站在斑驳的大门前眯起眼睛;庄园的门很是破败,上面稀稀疏疏的长着几丛歪歪的荆棘,锁却是看起来是很新的亮银色;庄园内一只落在雕像旁的红眼乌鸦歪了歪头,用像红色玻璃珠一般的阴郁眼睛冷冷的看着他,像是在好奇眼前这人为何不推开那扇攀爬着稀疏荆棘地铁门走进这个会实现愿望的庄园。
而此时的佣兵也很是无奈。
他实在是找不到那把夹在那写着漂亮花体字邀请信封中可以打开这通往这橘诡庄园的钥匙了。
“啧……”身后的丛林层层叠叠,空气中带带着几丝湿润的气息,看起来最近是下过雨。
当然,现在的天气也可能会随时下起一场让人没有防备的瓢泼大雨。
送他来的车早就停滞在那八公里之外的小镇,那个司机也是不怕死,即使是廓尔喀弯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却依旧还是梗着脖子满脸通红的向着奈布咆哮着说不会来这个鬼地方,虽是看出了那人眼中的惊恐,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事情闹大,脑子一热干脆就自己提着行李来到了这个在外人眼中恶名昭彰的庄园。
戴上兜帽有些烦躁的抓抓前额从早晨到这儿都还未整理过的头发,奈布·萨贝达——一个坚强的佣兵,未来皮皇之一,第一次有点绝望。
人都到了,但是到了门口进不去,太丢脸了。
……所以。
奈布淡定的拿起行李。
要不算了,去他的欧利蒂斯庄园,去他的来自‘战场’的刺激感,去他的实现愿望,老子现在回去还来的及吗。
打量了一下已经渐渐灰暗的天空,此时的佣兵正在门口面无表情的思考着用弯刀撬锁和现在离去哪个更有可能,但是下一秒却又被一声撑伞的声音惊得回神,野兽般的直觉迅速确定背后发出声音的位置,锋利的廓尔喀弯刀化作一道银芒向后划去——
“小先生还真是危险呢……”一声轻轻的感叹自身后传来,奈布微微皱眉,默默将手抬起几分,手中弯刀锋利的刀刃才正架在身后这个穿着墨绿色西服带着礼帽疑似贵族人的脖子上“你是谁。”
……呵。
身高引起不适。
想打他。
而且。
手抬得有点酸。
“杰克。”将伞举到佣兵的头顶,那把伞很大,遮住二人还绰绰有余,微微微后退了一步优雅的做了一个小小的绅士礼“大概是和您一样会在这个庄园的游戏的游戏者?”
“……哦。”看了一眼自称是杰克的人,佣兵翻翻眼皮,不动声色的收回刀,刚准备退出伞沿的范围却被杰克拉住“嘿,小先生,现在可是要下雨了。”笑着将和自己一同站在黑色伞下奈布又向自己的方向拉了拉,杰克的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说起来我还是被一个疯子邀请过来的,他还说我肯定会喜欢这场游戏。”疯子?意外的看向身后破败的,根本看不出有人居住过的庄园分外疑惑“什么疯子……”却不料还未说完,豆大的雨点便一颗颗的砸落在宽大的伞面上,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滴答滴答滴答,身边的地面被雨滴浸湿“结果他现在还没来。你看,都下雨了。”绅士收回手臂,笑笑将一只手探出伞沿,几点雨滴砸落滑下;佣兵这才沿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指尖侧过头打量这个自称是和他一样‘游戏者’的怪异之人——
墨绿色西服后别着一根墨黑手杖,上面被蝴蝶结束缚缠绕着的荆棘中盛开着几朵娇艳玫瑰,几片鲜红的花瓣自上脱落,飘落着扬起好看的小小弧度,黑色的礼帽下得黑色发丝软软的搭着,左边脸上斜斜挂着白色面具;正在左边眼角下还有一颗不怎么明显的泪痣,即使是微微瞌睑佣兵依然可以看见那双和玫瑰颜色相近的亮红色眼眸(在此之前年轻的佣兵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鲜血,他熟悉那种无数次将他从梦中惊醒的颜色)棕色皮质行李箱和奈布的行李箱靠的很近(但是很明显佣兵并不介意这个)。
“不过话说回来,小先生为什么不进去呢?”是找不到钥匙了吗?
对立方。
一个有趣的猎物。
轻笑一声,杰克这么想着收回手掌,手上浅褐色手套被打湿几分,苍白的指尖蜷缩起来,掌心正是一枚亮晶晶的钥匙。
当然,不是他的那枚,就连上面的让谲诡的穆斯印记仿佛都不一样。
“奈布,奈布·萨贝达。”不用你管。
一个危险的家伙。
可能是信上所说的在对立面的家伙。
移开目光,冷冷开口,来自军人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绅士’可不是什么善茬。
“好吧,小先生,嗯……我是说奈布,一起进去吗?被雨淋湿衣服的感觉可不好受,即使只是裤角……”
防备心很重。
略微压低了几分帽檐,藏住带上一丝兴奋的红眸。
会挣扎反抗的猎物才会增加狩猎中的趣味……
绅士发出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磁性的嗓音说不出的优雅“而且现在看来我们都被‘抛弃’了呢。”说罢便走向大门,奈布被迫提起行李箱跟上去。
因为有一点杰克说得对。
被雨淋湿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尤其是这种瓢泼大雨——他当然也是怎么想的。
“吱呀——”与亮银色锁不同的斑驳破旧大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红眼乌鸦仰头用嘶哑的声音叫了一声便拍拍翅膀飞开,而就在二人同时进去之后,黯绿近墨的荆棘疯狂的攀爬而上,死死的缠绕住带锈的铁门,彻底封锁住离开的道路。
“看来现在想离开也不行了。”看一眼被封锁的大门杰克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指微微触碰那一大丛荆棘上的刺“可惜不是玫瑰……嗯……小奈布你在听吗?”
“……在。”根本就没有听清杰克在说什么的奈布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有事吗?”
好脾气地笑笑,当然也是知道这个小家伙并没有听进去,否则现在肯定要让自己去掉那个‘小奈布’中的小字了“嗯……也没什么,你刚刚在想什么?”“……有人来了。”雇佣兵皱眉,拔出弯刀握在手间,耳朵捕捉到与雨声极为不符的风声让他警觉“哎,小奈布不要这么凶啊~万一是来接我们的人呢?”手被绅士压下,奈布现在听清了杰克对他的称呼,转头就是一记眼刀“你说什么?”
然后他的余光就捕捉到了一道快速冲来黑影,刚要躲避却看见冲来那人‘Duang’的一声撞在那个原本有乌鸦栖息地雕像上,吓得那红眼乌鸦在半空中嘎啊的惊叫一声又摇摇晃晃的飞起来。
杰克:……
奈布:……
二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就好疼啊我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辣鸡周可儿!我先到了!”冲着身后比了一个中指,戴着黑色橄榄球头盔的脏辫男孩像是赢得了什么比赛一般开心的地扔掉一个破旧的橄榄球和头盔,雨淋湿了他前额的发,转头看向奈布和杰克的时候眼睛还是有着那种兴奋的亮光“我是威廉,威廉·艾利斯,你们谁是庄园主说要来我们这边的奈布前辈?我们大家都在很希望见到您呢。”挠了挠头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来接前辈的,刚刚光顾着和那个花椰菜比赛,来晚了。”
所以这个叫做‘杰克’的家伙果然是信中所说的‘敌对方’。
而且……这个庄园里都有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啊……这么撞一下真的不疼吗?!
内心小小的复杂了一下奈布开口“我是。”正要上前一步却又被杰克叫住“小奈布,”“干什么。”干脆不在在意杰克对他的称呼,奈布回过头略微顿下脚步“伞给你,”绅士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后退一步站在一旁庄园有些破损的建筑物下“淋湿了会感冒,我再等等那个家伙,实在不行就等雨停了我自己走着去。”“……”微微怔愣,奈布鬼使神差的接过那把伞,下一秒就被威廉拉走——“……谢谢。”“不客气。”绅士始终眉眼弯弯。
“有缘再见,”
隔着雨幕,年轻的佣兵看见了杰克的口型,还有绅士指尖隐约闪烁着的利刃锋芒。
“小先生。”

【tbc】

“可惜不是玫瑰……嗯……小奈布你在听吗?”
“……在。”淡定将刚从身后裤兜里翻出来的钥匙塞回去,抬头装作疑惑“有事吗?”
不能让这家伙知道我刚找到钥匙了,太尴尬了。
奈布:强装镇定.jpg
杰克:???

我过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奈布!!喜极而泣

旧文整理

整理了一下自己写的文……不要脸的发一下……话说秋猎那个就先不发了……那辆车决定还是看情况发(主要是突然想起来一切随缘吧)(你够了谁还记得),想码文奈何大脑一片空白……突然发现我自己大多都写HE啊……还挺多……(←不要脸)

【白狄】天地(HE)〖莲断〗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0d940ba

【白狄】山外小楼夜听雨(上)〖莲断〗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0e94035

【白狄】山外小楼夜听雨(中)〖莲断〗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0eeabd8

【白狄】山外小楼夜听雨(下)(HE)〖莲断〗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0f5ae39

【白狄】乱(BE)〖莲断〗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13630cb

【白狄】当他们要公布恋情(HE)〖莲断 凤锦 狐阴 范魔 毁超(?)〗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1492f22

【白狄】明月满楼〖狐阴〗(BE后来凤锦甜回来了(bushi))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1cee565

【白狄】月继赴明黯〖莲断〗(不清楚是H还是B)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228bd0e

【白狄】岁夕贺年(HE)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24528d2

【白狄】计数(毁灭×超时空)(???)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2688528

【白狄】小幸福(上)(HE小日常)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2c4926c

【白狄】小幸福(下)(HE小日常)
http://lihuoyancang.lofter.com/post/1ed3f928_12c5c0c0

感觉我咸鱼了很久哦……
p1白哥p2局部放大
p3大人
p4一个糊的亲亲……
好了没脸见人了……捂脸
有大佬给个梗吗想码文……(←闭嘴你个骗梗的)

【白狄】小幸福(下)

#起名废……ooc注意
#好的,码完了我的棺材板呢……该回去了……
#我的flag……要不要那么准,昨天的那个我说码不完的事让我们忘掉……谢谢笙砸帮我码字~ @安九九九
#这是大人视角_(:_」∠)_
#甜的小日常~
李白是江湖中潇洒肆意的青莲剑仙,所以大多数时候的行踪都会飘忽不定,可每次狄仁杰都可以精准找到对方的准确位置。
有时剑仙赌气,治安官甚至可以通过剑仙翻窗出去的角度偏差来猜到他是回去歌舞坊还是去别的什么地方。
每次先想到道歉的都是治安官,可每次先开口的都是剑仙。
在遇到剑仙之前,治安官已经习惯了不吃晚餐;遇到之后,剑仙成功的让治安官改掉了这个习惯。可是治安官还是喜欢偶尔故意不吃晚饭,他喜欢剑仙给他带回来的小糕点和那碗剑仙从厨房中顺回来还热的粥。
治安官在办案或巡街的时候会引来围观,罪魁祸首会笑嘻的唤他一句怀英,治安官的心脏会跳得很快,但是也只是应一句太白,然后说一句别闹,他每次都会看见那个剑仙眸映着的也带着一点笑意的自己。
治安官曾看见过几次剑仙翻上树梢,白衣谪仙就这么坐在树上看他,便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又重新点起烛火,将半掩的窗户推开。
他不知道剑仙是不是每天都会来,于是窗户便会一直开着。
剑仙每次都会在他快完成,或是完成公文时出现,治安官一直不是很懂剑仙是怎么把时间卡的那么准的。
有时被女帝在夜间用诏召走时,狄仁杰回头会看见目送自己离开的剑仙,白衣剑卿的身后是他保护着的盛世长安,可是那时候,剑仙的明月中映出的却只有满满的只有那剑仙一个人的身影。
就像他回来是剑仙的眼中也满满是他的时候一样。
他会看着他的剑客眉眼弯弯,然后跃下屋檐唤他一句怀英,他回一句为何还不去睡,剑卿便说是在等他,然后就是一个拥抱或是吻。
比起拥抱治安官更喜欢剑仙的吻,他喜欢李白身上的酒香味,在他吻他的时候,治安官会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也会沾上那么一点点。
剑仙会在治安官腰疼的时候一整天哪都不去都在狄府给狄仁杰揉腰。
毕竟是他干的。
狄仁杰会在李白几日找不到人影时不吃晚饭,然后在剑仙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嘴硬说自己只是今天没吃。
可剑仙没有那次放过他。
有时在狄府书阁找书时,剑仙会在屋里的桌子上小寐一会,治安官会在找到需要的书后放轻脚步坐在剑仙的对面,在剑仙醒过来的时候低头去浏览手中不知道被翻到了第几页的书。
下雨天的时候治安官会撑起一把褐色的伞,在巡逻结束后去玄武街的酒肆去接李白,去到的时候青年的头发和衣服都会有些湿,但眼睛是带着笑意,两个人一起回家,剑仙和治安官挨得很近——
“回去洗澡,水都烧好了。”“好~”
当第二天无事时,治安官除了会和剑仙一同饮茶或饮酒外有时还会跟着剑仙一同去长安城的郊外去看看。
地方都是剑仙找到的。
有时是一片红杏枫林,有时是一条晶莹的小溪,弯弯绕绕不知道要绕到哪里去。
剑仙会递给治安官几片树叶,或是几颗果子,可能是干脆从溪中扔出几条鱼来。
治安官会看着剑仙出神,然后在嘴角扬起一个只有剑仙能看见的微笑——
“太白。”“嗯?”“等长安稳定了,我便向陛下告假,你到时便带我去看你所看见的所有静物可好?”
他看见他的剑仙站在溪边,头顶的浓荫中撒下几缕阳光映的剑仙的眼睛亮亮的。
就像有人说的,治安官也觉得剑仙的眼睛中藏有一片星尘大海。
被拥入怀中然后是治安官意料之中的一声“好。”
有鸟在头顶的树梢啼叫,用温婉的歌喉唱着听不懂歌词的歌,治安官窝在剑仙怀里觉得有些幸福。
比很幸福还要这么幸福一点点。
【♡】

【白狄】小幸福(上)

#起名废……ooc注意
#嗨,大家还认识我嘛-(-感觉咸鱼了好久
#手稿已经码完了……但是不知道啥时候会发……毕竟手机被母上大人上锁了而且我码字慢……
#这是白哥视角下是大人视角_(:_」∠)_
#甜的小日常~
狄仁杰是长安城的治安官,所以平日里总有许多的事务要忙碌;不只是那些难办的案子,许多从女帝处运来的许多公文也属于治安官的管辖范围之内。
而李白喜欢待在狄府院中的那颗树上,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枝叶片去看在屋中赶看公文的人。
治安官赶看公文的时间总是在晚上。白天除去上朝大抵都是去查办案子或是去巡查街道,那时候的剑仙总是会在治安官的身后笑嘻嘻的跟随,时不时喊人一句怀英,对方便回一句太白,顺便说一句别闹。
在看公文时的时候,狄仁杰从不关窗。即使是外面的风挂乱了烛火或是挂乱了纸张也只是草草的重新点上或是拿竹简压好,虽有时还会半掩窗扇但却从未关牢过;所以李白总能从窗口看见治安官的侧脸。
青莲剑背在身后,手中拿着酒葫芦——偶尔会多一包从一品斋带回来的糕点。
带来的时候就把糕点挂在稍高一点的枝上方便下来的时候方便可以顺手摘下来。
会出现这种情况大都是因为治安官当天晚上没有吃晚饭的原因。
李白会看着治安官吃完所有的糕点,然后还会去狄府的厨房顺碗粥。
当然这些事也只是剑仙在看着治安官快批完公文时才会去做的;在狄仁杰认真工作时李白会一边坐在树上喝酒一边看着自家爱人的侧脸,他不确定狄仁杰有没有发现他,但是他喜欢透过窗棂去一遍又一遍的临摹治安官在灯火下的眉眼,更喜欢治安官在撰写时偶尔的一笑。
李白知道,狄仁杰会在他手中酒葫芦中的酒下降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差不多完成批阅公文的任务。
有时治安官会在第二天不上朝的情况下会允许剑仙云雨之时做的过分一点。
不要想多,只是一点。
当然也有为数不多,治安官晚间被女帝诏走的时候。
剑仙便在狄府的屋檐上等他,眼睛透过长安夜时一片片斑驳的灯火看着治安官心心念念守护的盛世大唐,眼中的景像是包揽了一整片大唐的街区,却会在听见治安官有节奏的脚步声时眉眼弯弯,星耀大海中便只剩一个站在檐下的他。
“怀英~”“还不睡?”“等你~”剑仙会跳下屋檐吻住治安官,但大多数时候也只是会给疲惫的治安大人一个拥抱。
喜欢治安官明月般的瞳孔看到他时一闪而过的笑意,也喜欢在吻中或是抱住狄仁杰时对方的回应。
李白有时也会夜不归宿或是几天不见人影。
有时是有事,有时是在和治安官赌气,或是干脆觉得闷得慌出去玩了。
但是总会在治安官有一次不吃晚饭批改公文时出现,喂完糕点,然后再去厨房顺碗汤。
顺便‘教育’一下治安官不吃晚饭的坏处。
狄仁杰一整天都呆在狄府的时间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没事时的治安官会在树下的石桌上放一壶茶,热气从壶中升腾缭缭,两盏杯,一杯被坐在树下石墩上的治安官用来喝茶,一杯被坐在树枝上的剑仙拿来喝酒。
看着从叶间穿过点滴如碎汞般撒下的细碎阳光,剑仙有时会想到那日他与治安官说自己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
那时的狄仁杰没大说什么,只是轻轻抱住那自信被那女帝轻易击碎的自己——
“你要走?”“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三句话,不轻不重,不多不少。
现在想想,剑仙觉得自己的心被治安官填的满满的。
满满的都是他狄怀英一个人。
“怀英?”“嗯?”“我爱你♡”“……我也是。”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小小的幸福。
将他给予他所有小小的幸福粘合在一起——
剑仙想着,跃下枝头抱住治安官,治安官看了他一眼继续饮茶。
不多不少,大概正是他现在幸福的模样吧。
【♡♡】

p1
(小镇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天使)
(而他的大天使长喜欢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他三颗星星)
(今年他来的很晚)
p2
【听说你今天少了三颗星星?】
【我来把它还给你】
p3
范海辛
p4
“看哦~怀英送给我的玩偶~令牌后面还有我的名砸~”
“……”
“……”
“……”
羡慕……
p5
“船家,还有多久到长安?”
(描了个呆毛后我后悔了……)
p6
白哥……

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