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v⊙)

莫行北夷离歌起,莫遇长安怀若卿——
我叫莫北离
吾名莫怀卿
(σ°∀°)σ..:*☆

感觉我咸鱼了很久哦……
p1白哥p2局部放大
p3大人
p4一个糊的亲亲……
好了没脸见人了……捂脸
有大佬给个梗吗想码文……(←闭嘴你个骗梗的)

【白狄】小幸福(下)

#起名废……ooc注意
#好的,码完了我的棺材板呢……该回去了……
#我的flag……要不要那么准,昨天的那个我说码不完的事让我们忘掉……谢谢笙砸帮我码字~ @安九九九
#这是大人视角_(:_」∠)_
#甜的小日常~
李白是江湖中潇洒肆意的青莲剑仙,所以大多数时候的行踪都会飘忽不定,可每次狄仁杰都可以精准找到对方的准确位置。
有时剑仙赌气,治安官甚至可以通过剑仙翻窗出去的角度偏差来猜到他是回去歌舞坊还是去别的什么地方。
每次先想到道歉的都是治安官,可每次先开口的都是剑仙。
在遇到剑仙之前,治安官已经习惯了不吃晚餐;遇到之后,剑仙成功的让治安官改掉了这个习惯。可是治安官还是喜欢偶尔故意不吃晚饭,他喜欢剑仙给他带回来的小糕点和那碗剑仙从厨房中顺回来还热的粥。
治安官在办案或巡街的时候会引来围观,罪魁祸首会笑嘻的唤他一句怀英,治安官的心脏会跳得很快,但是也只是应一句太白,然后说一句别闹,他每次都会看见那个剑仙眸映着的也带着一点笑意的自己。
治安官曾看见过几次剑仙翻上树梢,白衣谪仙就这么坐在树上看他,便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又重新点起烛火,将半掩的窗户推开。
他不知道剑仙是不是每天都会来,于是窗户便会一直开着。
剑仙每次都会在他快完成,或是完成公文时出现,治安官一直不是很懂剑仙是怎么把时间卡的那么准的。
有时被女帝在夜间用诏召走时,狄仁杰回头会看见目送自己离开的剑仙,白衣剑卿的身后是他保护着的盛世长安,可是那时候,剑仙的明月中映出的却只有满满的只有那剑仙一个人的身影。
就像他回来是剑仙的眼中也满满是他的时候一样。
他会看着他的剑客眉眼弯弯,然后跃下屋檐唤他一句怀英,他回一句为何还不去睡,剑卿便说是在等他,然后就是一个拥抱或是吻。
比起拥抱治安官更喜欢剑仙的吻,他喜欢李白身上的酒香味,在他吻他的时候,治安官会觉得自己身上好像也会沾上那么一点点。
剑仙会在治安官腰疼的时候一整天哪都不去都在狄府给狄仁杰揉腰。
毕竟是他干的。
狄仁杰会在李白几日找不到人影时不吃晚饭,然后在剑仙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嘴硬说自己只是今天没吃。
可剑仙没有那次放过他。
有时在狄府书阁找书时,剑仙会在屋里的桌子上小寐一会,治安官会在找到需要的书后放轻脚步坐在剑仙的对面,在剑仙醒过来的时候低头去浏览手中不知道被翻到了第几页的书。
下雨天的时候治安官会撑起一把褐色的伞,在巡逻结束后去玄武街的酒肆去接李白,去到的时候青年的头发和衣服都会有些湿,但眼睛是带着笑意,两个人一起回家,剑仙和治安官挨得很近——
“回去洗澡,水都烧好了。”“好~”
当第二天无事时,治安官除了会和剑仙一同饮茶或饮酒外有时还会跟着剑仙一同去长安城的郊外去看看。
地方都是剑仙找到的。
有时是一片红杏枫林,有时是一条晶莹的小溪,弯弯绕绕不知道要绕到哪里去。
剑仙会递给治安官几片树叶,或是几颗果子,可能是干脆从溪中扔出几条鱼来。
治安官会看着剑仙出神,然后在嘴角扬起一个只有剑仙能看见的微笑——
“太白。”“嗯?”“等长安稳定了,我便向陛下告假,你到时便带我去看你所看见的所有静物可好?”
他看见他的剑仙站在溪边,头顶的浓荫中撒下几缕阳光映的剑仙的眼睛亮亮的。
就像有人说的,治安官也觉得剑仙的眼睛中藏有一片星尘大海。
被拥入怀中然后是治安官意料之中的一声“好。”
有鸟在头顶的树梢啼叫,用温婉的歌喉唱着听不懂歌词的歌,治安官窝在剑仙怀里觉得有些幸福。
比很幸福还要这么幸福一点点。
【♡】

【白狄】小幸福(上)

#起名废……ooc注意
#嗨,大家还认识我嘛-(-感觉咸鱼了好久
#手稿已经码完了……但是不知道啥时候会发……毕竟手机被母上大人上锁了而且我码字慢……
#这是白哥视角下是大人视角_(:_」∠)_
#甜的小日常~
狄仁杰是长安城的治安官,所以平日里总有许多的事务要忙碌;不只是那些难办的案子,许多从女帝处运来的许多公文也属于治安官的管辖范围之内。
而李白喜欢待在狄府院中的那颗树上,透过层层叠叠的树枝叶片去看在屋中赶看公文的人。
治安官赶看公文的时间总是在晚上。白天除去上朝大抵都是去查办案子或是去巡查街道,那时候的剑仙总是会在治安官的身后笑嘻嘻的跟随,时不时喊人一句怀英,对方便回一句太白,顺便说一句别闹。
在看公文时的时候,狄仁杰从不关窗。即使是外面的风挂乱了烛火或是挂乱了纸张也只是草草的重新点上或是拿竹简压好,虽有时还会半掩窗扇但却从未关牢过;所以李白总能从窗口看见治安官的侧脸。
青莲剑背在身后,手中拿着酒葫芦——偶尔会多一包从一品斋带回来的糕点。
带来的时候就把糕点挂在稍高一点的枝上方便下来的时候方便可以顺手摘下来。
会出现这种情况大都是因为治安官当天晚上没有吃晚饭的原因。
李白会看着治安官吃完所有的糕点,然后还会去狄府的厨房顺碗粥。
当然这些事也只是剑仙在看着治安官快批完公文时才会去做的;在狄仁杰认真工作时李白会一边坐在树上喝酒一边看着自家爱人的侧脸,他不确定狄仁杰有没有发现他,但是他喜欢透过窗棂去一遍又一遍的临摹治安官在灯火下的眉眼,更喜欢治安官在撰写时偶尔的一笑。
李白知道,狄仁杰会在他手中酒葫芦中的酒下降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差不多完成批阅公文的任务。
有时治安官会在第二天不上朝的情况下会允许剑仙云雨之时做的过分一点。
不要想多,只是一点。
当然也有为数不多,治安官晚间被女帝诏走的时候。
剑仙便在狄府的屋檐上等他,眼睛透过长安夜时一片片斑驳的灯火看着治安官心心念念守护的盛世大唐,眼中的景像是包揽了一整片大唐的街区,却会在听见治安官有节奏的脚步声时眉眼弯弯,星耀大海中便只剩一个站在檐下的他。
“怀英~”“还不睡?”“等你~”剑仙会跳下屋檐吻住治安官,但大多数时候也只是会给疲惫的治安大人一个拥抱。
喜欢治安官明月般的瞳孔看到他时一闪而过的笑意,也喜欢在吻中或是抱住狄仁杰时对方的回应。
李白有时也会夜不归宿或是几天不见人影。
有时是有事,有时是在和治安官赌气,或是干脆觉得闷得慌出去玩了。
但是总会在治安官有一次不吃晚饭批改公文时出现,喂完糕点,然后再去厨房顺碗汤。
顺便‘教育’一下治安官不吃晚饭的坏处。
狄仁杰一整天都呆在狄府的时间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没事时的治安官会在树下的石桌上放一壶茶,热气从壶中升腾缭缭,两盏杯,一杯被坐在树下石墩上的治安官用来喝茶,一杯被坐在树枝上的剑仙拿来喝酒。
看着从叶间穿过点滴如碎汞般撒下的细碎阳光,剑仙有时会想到那日他与治安官说自己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
那时的狄仁杰没大说什么,只是轻轻抱住那自信被那女帝轻易击碎的自己——
“你要走?”“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三句话,不轻不重,不多不少。
现在想想,剑仙觉得自己的心被治安官填的满满的。
满满的都是他狄怀英一个人。
“怀英?”“嗯?”“我爱你♡”“……我也是。”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小小的幸福。
将他给予他所有小小的幸福粘合在一起——
剑仙想着,跃下枝头抱住治安官,治安官看了他一眼继续饮茶。
不多不少,大概正是他现在幸福的模样吧。
【♡♡】

p1
(小镇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天使)
(而他的大天使长喜欢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他三颗星星)
(今年他来的很晚)
p2
【听说你今天少了三颗星星?】
【我来把它还给你】
p3
范海辛
p4
“看哦~怀英送给我的玩偶~令牌后面还有我的名砸~”
“……”
“……”
“……”
羡慕……
p5
“船家,还有多久到长安?”
(描了个呆毛后我后悔了……)
p6
白哥……

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废了……

【白狄】计数

#毁灭机甲白×超时空狄
#emmm……就……写了啊……
#我……重度ooc注意……
#:)到现在还是有些懵……我……是怎么写下来的……
#开始是超宝视角……
#毁灭人造人半机械设定
#废了废了废了废了……
滴哒……?。
似乎是水滴的声音。
在黑暗中,声音仿佛会比平时传播的更加的空洞和响亮。
平时?对啊,至少不是现在在这里这种好似丧心病狂的将自己置身于黑洞入口一般恍若悬空的感觉——那么……我是死了吗?一瞬间有着这样的疑问。
啊啊啊,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呢……为什么这么说?唔……大概是因为‘他’?
〖嘶……〗我正在百般无聊的胡思乱想,却不料光明来的猝不及防,眼睛被骤然出现的光弄得有些刺痛,抹去眼角下意识的分泌出生理盐水,我抬头看向四周——
这里似乎是我们管理局的入口?
真是奇怪啊……我明明记得我在回来时空跳跃的时候似乎发生了意外……
轻声啧了一声,我站起身向里面走去,却突然发现今天的过道中好像有些过于安静了〖真是奇怪……要是在平时他们不是应该回来接任务了吗……〗虽然比之平时安静却还是有那么几个稀疏的人急匆匆的赶回来,我在身边两侧的玻璃上看到了自己和他们的的身影,而玻璃里面是一片莹绿的电子机版;身上的装备倒是不太像是受过损,大概应该是粒子自我修复了?
再往前走便是我的宿舍区,停下来想了想,我又拐了个弯重新向大厅走去;为什么?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今晚十二点是救他最好的时间段,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实行计划!!”
哎?局长?
近乎声嘶力竭的声音我愣了一秒,要知道,在我的认知里那个优雅强大女性的情绪似乎从来不会这么激动。
拐过拐角赶紧向前跑了几步,我就看见了逐梦之影被拉住的我的爱人和被逐梦之音拉住的那位女士。
毁灭机甲李白,现时空悬赏榜上前三,亦是我的爱人——此时正在那边,早已褪下头上的盔甲,眼睛布满血丝的青年。
〖毁灭?我在这……〗按理说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平时一般来说是不会来管理局的,至少是在我和他所走过的每一个平行世界中的‘他’来比较的话,说实话,他可是比其他的‘李白’冷漠多了,第一次看他笑还是我教的……不过就算他比其他前辈们的爱人来说是冷淡了那么一点,但还是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洒脱和诗意,毕竟他们都是‘李白’。
我这么想着一边小跑到他身边,包裹着金属手套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可是他没有眨眼。
我愣了愣,转头看向一旁的玻璃门,有些讶异的发现那头竟还躺着一个伤痕累累的我。
“所以你就要把怀英弄成一个和我一样的怪物吗?!”“我是在救他!”“你怎么就可以确定‘他’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怀英!!”“可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不然明日怀英便会死亡!!李太白你(他(妈(给我听好了!”我就看见我们的局长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伸手将一枚金色的徽章扔给毁灭身后的逐梦之影,有些烦躁的示意对方将那个东西交给毁灭,我看的见上面的字母和一串有着意义的数字——那好像是我之前带过部队军徽。
“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这么做!我知道‘灵魂’数字化确实有很大的风险!但是我们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不是吗?!唯一救他的一个办法!”那位女士挣开逐梦之音,上前抓住了毁灭的领子“李太白——或者说是毁灭机甲!你要注意!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意怀英!我们!我们所有人亦是他的战友也是他的朋友!”看来她这次确实是生气了……我敲敲脑袋,细想来也是,回来的那次意外确实很像人为——呃……那就是说,现在躺在里面的真是我??
“我之所以让你来是因为你也是怀英在意的人!我知道数字化甚至是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我也是大概明白了前因后果,应该是因为我出了事故(大概是救不回来了?),局长又派人叫来了毁灭?毁灭看来还是在在意他是半机械人造人的事吗?〖真是的……我都不在意了……〗“至少……也算是……让他活下来了……”然后我就看见那名女士似是卸了力气,伸手掩住她自己的脸〖局长……〗说真的看到这一幕我心里还是蛮难受的“抱歉……是我的情绪太激动了……”再次深吸了一口气,那女士似乎是已经冷静了下来,那双忧郁的眸子看向毁灭“这枚军徽是之前怀英的,现在你用它可以调动管理局特种部队的全部兵力,请你找出这次事故的制造者,元芳会竭尽全力帮助你,我想这件事交给你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无论如何我都会如此,但还是希望你能同意。”
转过头我看见毁灭,他的眼神似乎暗淡了许多“……我……可能需要好好想想……”“希望你可以想通……我先走了……抱歉……”“……”
“嘿,毁灭。”看着局长渐渐走远,逐梦之影和逐梦之星可算是放开了他“我觉得你这次是真的有些过……毕竟局长是真的为狄仁杰他好。”“马可你也少说两句,平时可真的没见他发这么大脾气……”“……抱歉……我……可能真的得自己一个人呆一会……”“那你好好休息,一会我们就要去事故现场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嗯,但是现在我想再和他呆一会。”“OK,一会见?”“好。”
现在整个地方确实只剩我和他了,我看着将自己缩成一团的爱人默默无言了好一会〖嘿,毁灭?〗我试着蹲在他面前,自顾自的跟他说着话,虽然我也悲哀的知道他听不见〖我真的没事啊,歪歪?〗我想试着触碰他,手指却硬生生的穿了过去,是挺吓人的……
〖你这个样子我还真是没见过,你不要吓我啊……〗在我再次尝试尝试触碰他的时候却发现他抬起了头,神情有些讶异的看着对面的玻璃〖真是的……哎哎哎!你看应该是可以看见我了吧?毁灭?毁灭?〗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又猛的看向一旁的玻璃挡板,居然有些惊喜的发现我挡住了他,这是不是说明他在玻璃平面上看见我了呢?感谢老天,我家毁灭应该可以看懂我说的话……想到这一点的我突然有些开心。
“怀英?”
〖哎哎哎!是我!〗努力笑起来向他表示自己没事,我冲着他眨眨眼〖歪歪,看的见吗?〗“……”
我们互相对视着大概有半个小时了,这些时间也足够让毁灭确认眼前这个在玻璃上反射出来的,确实是他的爱人。
“怀英?”〖啊啊啊,你要确认多少遍啊?毁灭?〗“抱歉……我只是……有些意外……”〖我知道啊,比较我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也惊讶的不得了。〗玻璃中倒映着的我再次冲他翻了个白眼〖不过我好像被困在这块出不去了,〗我想了想再次补充了一下我刚刚的发现〖刚刚发现的。〗此时的我不知何时是站在了实验室的门口,想向他走去,却好似被卡住了一样动不了“可能是因为……”〖数字化快开始了,不过你倒是可以放心了呢毁灭——〗仔细想了想原因,我故作轻松的向着他耸了耸肩〖至少他们是把我数字化之后塞吧塞吧换个地方,又不是换了一个人。〗“……”局长所说的灵魂数字化大概是快要开始了……头上的电子表发出一种古朴的咔哒咔哒的声音,我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同样看着我的爱人,大概是有些不自在,我有些不开心的继续开口〖哎呀,放心了,只是换个地方而已……〗“但是你有可能会失忆……”〖嗯?〗“就像我和孙尚香一样。”〖我居然忘了毁灭你是人造人来着……还有这种副作用?〗“嗯……”〖放心啦,又不会忘了你……〗
或许吧。
好像从刚才开始,他的眼睛就不如平时一般了一样,里面透露了一种名字叫做悲伤的情感〖你在为我伤心吗?毁灭?〗“嗯,从接到武则天的电话开始。”他头一次没有反驳〖啊啊,都说了多少遍,叫局长啦……实在不行在名字后面加个女士也好呀。〗
身后是一片由无数的零和一组成的电路,我看着他,就像那时他看着我一样。
头上的电子表的分针一点一点的在划向十二,我抬头看了看时间〖我可能要进去咯,毁灭……〗“……”他沉默的走向我的方向,张开手臂隔着缥缈的空气拥抱我。
〖毁灭……〗“嗯……我在……”〖可以吻我一下吗?我突然有些怕……〗“好……”他微微将后退了几分,侧过脸,虚虚的吻上我的唇。
我突然有点想哭。
〖我要走了……〗
“……”
他松开了我。
〖……毁灭?〗
疑惑的回过头,我看见他冲着我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我爱你,怀英。”还会见面吗?
〖哎呀,知道了……〗会的。
我也爱你。
——【毁灭视角】
怀英在那次之后恢复的很好。
我听明世隐(那个一片科技机甲中的神职人员)和逐梦组说的。
“怀英他现在没事……”“谢谢,我知道”
可是我那段时间却一直忙着没有看去他,忙着去寻找那个暗算他的家伙。
所以当再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已经加入了时空管理局,可是他的话让我愣了一愣。
“你好!以后就是我跟你一块出任务了!”
“……”
他果然还是把我忘了。
我承认,就像那时再次从零开始的计数让我不知所措一样,看着完全不认识我的他我有些慌了。
真是有些好奇——指腹触碰到冰冷的脸庞;这是我以前的爱人或者说是曾经——被无数的零和一包围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我不太清楚。
就像我陪着他穿梭过一个又一个的时空,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在一起了的我们;可还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独独我们不能在一起。
也许吧。
我们是最不受眷顾的那一对,不然为何让他独独忘了我?
算了……
“喂喂?”似乎是因为我的不说话,他挠了挠头,那双似乎藏着月牙的眼睛看向我,冲着我笑了起来“互相认识下?嘿!我是超时空战士,狄仁杰字怀英,你以后的战友,请多关照!还有请顺便把你的手拿下去,虽然我是不怎么反感啦!”
至少他没事不是吗?
就像那个从零开始的计数一样,一点一点的——
扬起脸向他露出一个他教过我的微笑。
“毁灭机甲,李白李太白。”
重新开始。
【END】

【凹凸世界乙女向】那啥,我你要不要

#人物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偶尔写的凹凸)?
#抱紧大佬大腿 @SkyFall
嘉德罗斯:
你总是可以在很靠近自己的太阳地里看见你的王,自然你也是一个可以对你的王亲亲抱抱举高高还不会被他打死的唯一一人——嗯……?那个举高高……?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举的动得话。
而今天的你依旧在撩九岁儿童的路上。
“嘉嘉~”“干什么渣渣?”似乎是因为你挡住了阳光,正在晒太阳的嘉德罗斯抬眸看来你一眼,金色的眼睛中可以反射出你的影子,这是你日常出现在他旁边,而你发现今天他的身边并没有雷德和祖玛。
不过没关系,你这样想着,反正你是来撩他的。
“嘉嘉~”你脸上的笑容又大了几分,神秘兮兮的继续开口“我送你个东西你要吗?”
“……哦?”你的王抬了抬下巴示意你继续说下去。
而你示意他把手伸出来,然后你拉住了他的手,一脸认真“嘉嘉,我你要不要?”
“呵,渣渣。”王的嘴角上扬了几分嗤笑出声“你本来就是我的。”

格瑞:
当你下定决心要去撩大赛第二的时候,你已经在寒冰湖呆了三天——以及麻烦了他三天了。
“格瑞格瑞!你看那个怪会不会有很多积分!”
“格瑞格瑞!我好像看见嘉德罗斯了哎!”
“格瑞格瑞……哎?我们不去找金吗?”
而每次遇到危险他总会把你护在身后,每次猎到猎物他也总是会分给你积分。
虽然你基本上没干什么。
总是感觉是在占便宜……
这样不对……
嗯,作为报答或许应该问问他缺不缺个女朋友,你咧开嘴,笑容十分猥琐。
“歪歪歪格瑞?”你笑着靠近他的身边,果不其然看见紫色的眼睛看向了你的方向“我送你个东西你要不要呀?”
“……什么东西。”“把手给我啦!”你笑嘻嘻的拉住他的手“我你要不要?”然后你就看见他默默扭过头,你可以看见他红透了的耳尖,还给你的回答是和你预想的一样。
“……要。”

雷狮:
“啊啊啊卡卡你说雷狮他会不会答应啊啊啊!!!”“……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先冷静一下再去找大哥。”“哦……”你一脸郁闷的看向正坐在你对面的卡米尔,后者正在悠哉悠哉的吃着你给他带来的蛋糕“那个……卡卡?”“啊?”“你不会把我要跟雷狮表白的事情告诉他了吧?”“……没有。”
“我们说好的,我当然不会告诉大哥,”尴尬的咳了一下,接过你十分贴心递给他的水,卡米尔淡淡的看向你“而且大哥快来了,你不去准备一下吗?”
“……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我才很慌啊啊啊啊啊啊!”“。你不会又要跑吧?”“这种事儿怎么可能说出口啊啊啊!万一你哥拒绝了我很慌啊啊啊!”
“哟,鶸。”就在你再次打算开溜的时候你听见了他的声音,以及卡米尔的神助攻“大哥,xx她说要送你个东西。”“嗯?是吗?”然后你就被雷狮树咚了“什么东西?”
你:……
卡卡你要不要这么神助攻啊啊啊啊啊啊!!!!!
“啊哈哈哈是……是啊!”你打了个哈哈,有些尴尬的转了转头“那个啥……我……我你要不要?”
“不要。”
“哎?”你有些失落的看向他,却被下一秒他的吻弄的一脸懵x。
“表白这种事,应该我来说。”
“应该是我问,”他凑到你的耳边轻笑一声。
“喂!鶸,”
“我你要不要?”
(卡卡:_(:_」∠)_)

凯莉:
说真的星月魔女真的是你的朋友中最难找的一个。
朋友?呃,先暂时这么说好了。
“凯……凯莉!”“哟,这次不错,比上次快了这么一两分钟。”当你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快到和她约定的狩猎时间了,听到她的‘夸赞’你有些开心“嗯,其实是凯莉你这次留下的记号比以前多了,所以我才……”“哎哎,打住打住,本小姐可不是给你留的记号,”轻哼一声凯莉继续开口“那只是给金他们留的,好了跟本小姐一起等那些傻子吧!”坐着星月刃上的她低头看向你,,你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她你喜欢她的这件事。
“那个……凯莉?”“嗯?”“我送给你个东西你要不要?”“什么东西?”她噗嗤一声笑出来,将手伸向你“不会又是棒棒糖吧?”“不……不是,”“哦?那我还真是有些好奇了。”犹豫了一下你上前拉住了她的手“那个……凯莉……我你要不要?”
“噗……”“……有什么好笑的啦……”“哈哈哈,”你就见她笑弯了眼睛“你还真是个傻子!”——
“要呀,本小姐看上的猎物为什么不要?”

脑洞

呃……你们想看哪个……(也不一定啥时候发……(划)毕竟连草稿都没打(划))
到十点看看想看哪个的多(划)
【白狄】折光
#又从新温习了一次明星大侦探之后突然脑洞……
#日常ooc
#微笑抑郁症(作家)白×侧写师狄

阳光下的温度正好,阳光恰好被拉开的窗帘中洒落在有着水渍的地板上折射出点点温暖的亮光,就像那时那双眼睛中那点点的暖意一般。
至少结局是好的不是吗?有些贪婪的搂紧他的身体,似乎是第一次感觉得到那点阳光的温暖。
“怀英……”
“我会治好你。”
“嗯。”
书中的故事也该有个结局了,那潇洒的剑仙也该像那治安官说的一样再次回到那处繁华了,也许是剑仙为他的治安官留在了长安,也许是治安官随了那剑仙浪迹天涯,也许是剑仙走走停停不时的回到长安与治安官举杯共饮……
但总的来说——
[人所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白狄】计数
#怎么可能不ooc
#毁灭机甲白×超时空狄

他承认,就像那时再次从零开始的计数让他不知所措一样,看着完全不认识他的他有些慌了。
真是有些好奇——指腹触碰到冰冷的脸庞;那是他以前的爱人——或者说是曾经;被无数的零和一包围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
他不太清楚。
就像陪着他所穿梭的一个又一个时空,看到了一个又一个在一起了的他们;可还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独独他们不能在一起。
也许吧。
他们是最不受眷顾的那一对。
算了……
“嘿,我是超时空战士,狄仁杰字怀英,你以后的战友,请多关照?还有请顺便把你的手拿下去,虽说我是不怎么反感啦!”
至少他没事不是吗?
就像那个从零开始的计数一样,一点一点的——
扬起脸,向他露出一个他教过他的微笑。
“毁灭机甲李白,李太白。”
重新开始。

p1大人和白伪情头(?板子是个好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惜我没有。。。。感谢我姐借我啊啊啊。。。。

p2钟馗。。。好吧我知道。。。拟人????

p3跳跳

p4p5p6自己P的表情包。。。

p7......感谢我姐那个大佬帮忙啊啊啊啊啊啊啊她是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剩下的就是前三张的线稿。。。果然上色毁所有。。。QAQ


【白狄】岁夕贺年

#ooc注意
#emmm……新年快乐哦(⁄ ⁄•⁄ω⁄•⁄ ⁄)
#我我我……我真的要咸鱼了……
#我爱他们!!!♡
#爱他们爱了一年多了♡(⁄ ⁄•⁄ω⁄•⁄ ⁄)比心心
#唯一和元芳和平相处的凤求凰(划)
#然而到最后我还是咸鱼了……_(:з」∠)_

莲断

说真的,如果你要在除夕那天找到李白和狄大人其实还是蛮简单的——嗯……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在长安的街头找到那两个腻腻歪歪的身影——虽然说是剑仙单方面的——
但还是糊了长安众人一脸的狗粮……
夜色笼罩下的长安城在今日散发着喜庆的点点柔光,爆竹声声和儿童的欢笑彻在长安的每一个角落,今日是除夕,也正是长安城夜禁暂时解除的一日。
“怀英~怀英~”“别说话。拿着。”默默将手中的河灯塞给一旁的李白,狄仁杰有些头疼的看向身后拿着糖葫芦的小密探和大理寺一众与他一同巡街的同僚“今日虽是除夕,但依旧不可放松警惕,”皱皱眉,治安官再次开口“今年最后一次的巡逻还请各位注意自己负责的街区!”“知道了!狄大人!”应和一声,小密探便和一群人分散开来,开始奔向自己管辖的地域。
“怀英这是让某陪你?”将河灯收好,那剑仙的眸中似是映着点点星光,笑着凑到那人颈间吹了一口气“李某还真是不胜荣幸~”果不其然的看见他的明月红了耳尖“太白莫闹,你随我去朱雀。”急急向前走了两步,似是想到了些什么,回头看他,红着耳尖牵住了那李太白的手“这里人太多,”鎏金色的眸子却在触碰大海的那一刻有些心虚的收了回来“不要走散。”“好,”看着自家恋人那别扭的样子他笑了出来,心下直道可爱,任由那人拉着向那朱雀的方向走去,但还是忍不住的出言调戏“其实白不怕与怀英走散。”“怎的。”手中的力度大了几分,他笑嘻嘻的反手拉住那人欺身上前在治安官额间落下一吻“因为在下总是能寻到在下的明月,从未失误……再不济……”
干脆将那治安官抱起,也不管那一众叫好的群众,施展将进酒便带着那狄怀英到了那朱雀门旁,如海般的眸中尽是柔情“我的明月也总会找到我。” “呵——”那治安官红了脸,微微将他推开几分,眼神飘忽的看向那门上刻着的大字;那是剑仙初入长安之时所留下的记号,伸手接过那剑仙递与他的河灯“若是都寻不到——”“不会,”'又是一吻,那白衣剑卿轻笑“你会寻到我的,怀英。”就像我每次都能找到你……
“……说的也是。”也是知道争论这个毫无意义,治安官干脆拉着剑仙走出朱雀门,护城河畔已有不少人放置着河灯,还有几个情侣在起哄声中拥吻在了一起,在点点荧光中华美异常“玩忽职守啊~”将口中的草吐掉,李白看向狄仁杰,眼梢微弯“狄大人~”“还不是因为你……”那治安官小心翼翼的放下河灯,看着它随着水流越飘越远“怀英不如许个愿?”从后背抱住那狄仁杰的剑仙低下头,将头埋在了他的颈肩“许了。”治安官垂垂眸子轻笑出声“是何?”“就知道你要问这个。”微微侧头语气带笑“一愿长安长治久安,”远处的长安城灯火阑珊。
“二愿大陆再无战乱,”遥遥的看向远处明月。
“三愿……”回身吻住那青莲剑仙李太白,鎏金色的眼睛尽是深情“与太白一同共赴白头,相爱相思,案前执手……”
“咚——”远处的钟楼发出悠长的声音,连连敲响十二下——绚烂的烟花绽放而出的花火闪烁淹没了二人相拥的身影——
“怀英春节快乐哦~(⁄ ⁄⁄∀ ⁄⁄ ⁄)♡”“嗯(⁄ ⁄⁄⁄ ⁄)。”傻子……

范魔

“你果然在这里,”拐进那一个阴暗的巷子,栗发的魔术师挑了挑眉“亲爱的Mr.VanHelsing  ?”
“嘿……”巷子深处正坐着的白发猎魔人压低了些帽沿“可真不希望被你看见这么狼狈的样子啊……”示意一般的向魔术师亮出被撕破衣料下的染血的伤口“Mr.Magican......”
“哦,算了吧,你每次都这么说。”挑挑眉迈步便走到了范海辛的旁边,没有丝毫犹豫的跨坐在了他的腿上,满意的听见那人因为触碰到伤口而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嘿……亲爱的 这真的很痛……”“反正很快就会好的,不是吗?我亲爱的大天使长大人?”轻哼一声,魔术师有些酣懒的看向他,白色的手套和衣物上沾染上了些许血迹,但看他的样子也并不怎么在意“哦,你平时可不会这么频繁的使用敬语,Mr.Magican……”将背向后靠在墙上,范海辛抬手拉住魔术师的领子唇角带笑“那位来自东方的女士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盛会。”轻啧一声,魔术师笑着拿出一张方块3挡住范海辛渐渐靠近的脸“所以,我自然要把我可爱的Mr.VanHelsing带上咯……”“你看上去好像很期待?哦天呐,那皇后莫不是也在吧?还真是……”“啧……那位女士喜欢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教廷特使和德古拉也在。”移开纸牌,魔术师凑到猎魔人的的耳畔“哦,亲爱的,我知道你很想割开皇后和德古拉的喉咙——但是我可不想辜负美丽小姐邀请哦——”“有时候我还真讨厌你那该死的绅士风度——”“就像平时一样对吗?算了吧,亲爱的……虽然我知道与其让你参加这种聚会还不如就地来√一√发√的实在。”微微向前倾身在范海辛的额头吻了一下“可是你可不会让我一个人去不是吗?”“虽然我知道那位女士不会让你出事,”微微皱眉,范海辛放下手便随即搂住魔术师的腰“可我确实是有点……我是说仅仅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还有那三个疯子……”“是吗?”“哦算了吧……我根本就不放心……”拉过那人便是一个深吻,最后在一片暧昧的气氛中停止“嘿,小黑猫也会去的对吗?”“那是自然,Mr.VanHelsing,”低笑一声魔术师开口“按照那位女士说的,你还要给元芳‘压岁钱’。”“……麻烦……”有些不爽的想要起身,却被爱人叫住。
“哦,等一下,”在怀中掏出怀表,魔术师挑眉,上面的指针正在慢慢的指向十二,最后到达目的地——
“嘿,新年快乐Mr.VanHelsing!”“哦,同样的Mr.Magican♡。”

凤锦

“怀英?”一身轻快白衣的凤很容易的便找到了窝缩在房间里的锦衣卫“干什么……”正在看公文的锦衣卫被因为凤开门所带进的冷气弄的哆嗦了一下,有些温怒的看向始作俑者——“怀英不出来吗?我们可都在厨房等你。”白凤向锦衣卫一笑,抬腿走向屋内,还贴心的帮他关上了门。
“我们?”“是啊!狄大人!”门再一次被推开却又很快的关上,小锦衣卫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去一起包饺子呀!锦衣卫府的兄弟们都在呢!”大飞轮也不知道被放在了哪里,手中取之而代的是一串晶莹的糖葫芦“凤君大人还帮元芳捎了一串糖葫芦哦!”
“……”估摸了一下门外的温度和到厨房的距离,锦衣卫沉默。
“嗯……元芳你先去帮忙,我和怀英一会就到。”“哦哦好的!”门又被很快的拉开关上,凤的目光转而继续看向锦衣卫“怀英可是怕冷?”上前抱住那人,凤轻声开口“……府上今年的冬衣还未到……”“怀英没有自己的吗?”“没来的及买,要么就是小了。”“……怀英还真是不爱惜自己……要不穿我的?”“……”锦衣卫有些嫌弃的看向身着单薄劲服的凤,沉默良久,终是忍不住开口“你……不冷么……”
“不冷,怀英可见过仙人怕冷的么?”“武陵和于飞没叫你回去?”“今年想陪你~”捉住他的指尖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凤的眉梢带笑,起身竟在锦衣卫的衣柜里翻出一件大裘,抬手罩在锦衣卫的身上,起身“走罢?”
门外的温度果是和预想中的一般微凉,庭院前高大的梧桐树上还有几分未融的白雪,锦衣卫看向凤,后者正牵着他的手向目的地的方向走去,在他的视线中只能看见他的侧脸,想了想顿下脚步。
“怀英?”果不其然是那凤君疑惑的声音,凑上前去主动吻住了他的唇“……”有些讶于爱人的主动,但凤还是很快便夺回了主动权——低眸便能看见锦衣卫微微颤动的睫,伸手便揽住了他的腰,对方也十分配合的环住他的脖子“……怎么了?”
最终在锦衣卫的轻√喘√下结束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深吻,而远处的天空也炸出了点点明丽的烟火和鞭炮的声音,有些尴尬的转过头,锦衣卫红着脸开口——
“若是冷便与我说……新年快乐,太白……”“那是自然……我爱你怀英♡……”

狐阴

您的好友阴•窝在千年之狐毛里完全不想动•阳•寮里式神吵不拉几尤其是那只仓鼠和龙•师表示不想说话(((*°▽°*)八(*°▽°*)))♪

毁灭机甲×超时空战士(我不管……我就是想写这个……)
“哎呀!看来前辈们的世界都很和平~”坐在椅子上的超时空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看来这次能过个好年咯!”伸了个懒腰……起身离开,看了眼电子显示器——恰好是十一点左右——嗯!现在赶回去给他一个惊喜好了(。ò ∀ ó。)。
“emmm……也不知道这次再去前辈们那里会不会拿到双倍的压岁钱……”
电子显示器上的时间慢慢的移向十二仅仅只剩几秒——
咔哒,门被打开的声音,坐在沙发上看着电子平板的青年愣了一下,转而看见的是自家恋人的笑脸——
于此同时带来的是门外更加响亮的爆竹声。
“毁灭我回来咯!”
【END】

可算放假了……qwq……
然后还写了一篇文……一次性发上来……祝看懂……(✘)
(是时候偷懒了(bushi))